36 约个会吧

      没等她抖着手关掉照片大图,赫然第三条信息已经进来了:
    “赵小姐,你手里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倪天泽’?一起发过来让我开开眼。”
    赵珊珊眼睛瞪得要掉出来,尖叫从喉咙深处由细到巨地迸发,直到尖利得要将房顶掀翻。她不光生气,还生出了恐惧--
    倪天泽不是去巴西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而且还知道了图片的事!
    不仅知道,甚至想到了是她!
    啊--!!!
    马勒戈壁的盛颖琪!!!一脸又纯又天真,装得跟什么一样,你有种!
    第一次看到那张推特照时她已是又妒又恨得歇斯底里地找人出气发作了好几天。这次本以为盛颖琪会和她一样要被气出脑溢血,没想到--事情完全没有按她的剧本走!
    倪天泽的社交媒体上别说女人的照片,压根就不发照片,要不是那个巴西女人发过那么一张,她还当他是禁欲系。妈的!禁个屁!为了给小婊子出气他他她--
    赵珊珊涨红了脸,嗡嗡响的脑子里已经蹦不出骂人的新词了。她气急败坏又惊惶失措,不光像听到了盛颖琪得意的讽笑,还像被倪天泽当面赏了狠狠的一巴掌!
    彻头彻尾的奇耻大辱!
    妈的!妈的!!
    她失声尖叫,怒不可遏浑身颤抖,抖动不已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一通乱点,最后恶狠狠地把手机往地上一摔,崭新的三星折叠屏手机蹦了两下,整个儿散架。
    两个猛男都被她突如其来的情绪失控吓了一跳,没想到她一个大美女能瞬间颠狂发作成疯婆子。猛男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试着过去劝慰:
    “赵小姐……”
    “滚!”赵珊珊转身就是一巴掌,用尽全身力气怒吼,“--滚!两个人加起来都让我爽不起来,还有脸站在这儿!都给我滚!”
    她看着体型苗条,但那巴掌把猛男的脸都扇得偏了一边。俩猛男惊愕地捂着脸,一句话不敢说,赶紧收拣了衣物低头跑了。
    最后只剩下赵珊珊还一丝不挂地站在地板上,胸脯急剧起伏,瞪着地上的手机残骸五官扭曲眼睛里迸射出极度的恨意:
    “倪天泽!我不会这么算了的!--你给我等着!我叫你有眼无珠!我要让你后悔!我要让你后悔!!--你等着看我怎么弄死你那个的烂逼臭婊子!我一定要让你后悔!!”
    小穴被玩弄的快感让盛颖琪迷迷糊糊地醒来了。
    有只熟悉的大手在她腿心里揉弄,两根手指并排插进花唇中间在穴口上来回磨动,她都能感觉到手指滑动时的湿润,拇指还不时捻动唇瓣,刮蹭到阴蒂……
    快感一波波袭来,“嗯……”盛颖琪忍不住稍稍侧身平躺,把腿打开了些。
    很快倪天泽吻上了她的耳廓,她顺着他的吻转过头,接住了他的早安吻。
    盛颖琪一边吻一边神志慢慢开始苏醒,但这个苏醒又很快被身体里被激起的欲望取代。
    当这个吻结束时,她抬起头才发现自己趴在倪天泽身上——上半身,下半身两腿大敞地分跨在他的腰身两侧。
    小穴被他摸出了水,此时正泞湿地贴着他的下腹。
    这种身体语言充分传达出四个字:骚起来了。
    而倪天泽也正似笑非笑地看她和自己四目相对地发怔,知道这是她真醒过来了。
    说实话她刚才闭着眼睛亲着他,然后勾着他脖子发着骚骚的小奶音往他身上爬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在笑了。
    他知道她还没真醒,但下意识的动作才最真实。所以还拿手扶住她腰侧帮了她一把。
    他爱死她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骚劲了。
    小骚兔子。
    “早上好。”倪天泽用气声说。
    盛颖琪趴在他身上,头微微俯在他的脸上方,蓬乱的发丝从脑袋周围耷拉下来,有的落在他脸上,有的落在他脸边的枕头上,像个发帘子把他们俩的脑袋围在了里面。
    “早上好。”她用喑哑的小奶音答,几乎没什么声音,也只有他听得到。
    然后她感到倪天泽的两只大手正盖在她的屁股上,掌心画圈地摩挲,从屁股滑到大腿,又顺着大腿往上摸,握着腿根往两边揉搓。小逼口在这样的揉搓下拉扯变形,在拉扯变形中蜜水汩汩地往外淌。
    她随着倪天泽的动作欲求不满地发出“呜嗯”的声音,小屁股翘着一前一后地耸,骚逼贴在他小腹上来来回回地磨。
    她现在也不觉得有什么羞耻的了,倪天泽说他就喜欢她这样的。
    “你干嘛呢?”倪天泽笑着明知故问。
    她哼哼地小声哀求:“想要……”
    屁股再向后,很快就湿漉漉的骚逼就碰到了那根翘到了肚皮上灼热硬挺的肉棒。
    “想要什么?”
    “想要老公肏我。”
    “怎么肏?”
    “用大鸡巴肏,小骚逼想吃大鸡巴了。”
    倪天泽的笑容淡了,眼睛里迸射出强硬的光,盛颖琪立刻能感觉到肉棒微微抖动了两下。
    他两手把着她大腿根,拇指按上阴蒂,碾压……
    “啊嗯——”盛颖琪哀叫似地叫了声,脸颊一下贴到了他的耳朵。
    她明明已经肉贴肉地压着倪天泽,但这一下她感觉自己又下落了一次,腰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像瘫软泥彻底糊在了倪天泽身上,只有小穴是有知觉的,空得像能吞进一座山。
    “嗯……”她哭泣似地呻吟,倪天泽的拇指按着阴蒂,以它为圆心转圈,每转动一次,小穴就猛缩一下,她抽搐不止。
    快感越来越多,越来越猛烈。“啊……啊……老公……要来了……老公……救命……啊……不行了……啊啊啊啊啊——”
    一道水箭喷出。
    盛颖琪脱力地张着嘴靠在枕头上,像条渴水的鱼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了。
    “爽吗?”倪天泽转头亲她。
    “嗯。”她无力和他接吻。
    “还想要大鸡巴吗?”
    “想,”小嫩舌舔着他的嘴唇,往他嘴巴里钻,小骚腿扒得更开了,扒成青蛙腿的姿势在粗硬大屌上不住磨逼。“大鸡巴快进来。老公肏我。”
    盛颖琪搂着他的脖子软软地求,小奶子在他胸口上蹭,小骚奶头都蹭硬了。
    倪天泽用力摸了两下骚阴户,摸得她又一阵抽搐,小逼像张饥渴的小嘴一张一张地想要吸手指头。
    “小骚货,想要就自己去含好。”他贴着她的小嘴说,“以后就是这样,想要就自己爬上来。老公喜欢你骚。”
    盛颖琪脸红红骚发发地伸手下去,摸到了烫手的大硬屌。大屌也湿了,有她喷的水,也有龟头流出来的前列腺液,整个儿有点滑不溜丢。
    兴头上她说骚话说得爽又顺,但真握屌在手,又臊得耳朵和鸡巴一样烫。握着大屌慢慢龟头对到了穴口上,碰在一起的一瞬间,刚刚高潮过的阴唇又小小抽搐了一次,在这个抽搐中,湿滑的大龟头慢慢撑开了小逼口,一点点挺进,还算顺利地进了洞。
    盛颖琪小心地挪动身体,小水穴慢慢把大鸡巴吞进了大半。
    “嗯……”很快龟头就碰倒了宫颈口,酸胀和闷痛让她立刻停住了。
    “不着急。”倪天泽吻住她,继续揉着两团臀肉,“慢慢来,觉得可以了再动。”
    等适应了大肉棒,盛颖琪扶着他肩膀直起身,慢慢地前后动起来。
    倪天泽抓揉着两个垂吊晃动的奶子,完全让她自己去控制肏穴的频率、轻重。
    盛颖琪跨坐在他腰上,手从肩膀撑到他胸口,动作渐渐加快,肉棒在甬道里抽插的频率也开始提高,不光她发出喘息和浪吟,连倪天泽的呼吸也浓重了起来。
    “嗯……啊……嗯……嗯……嗯……”
    盛颖琪开始跪在床铺上,前后大幅度地移动,眼神迷离,嘟嘟唇张着,露出鲜红的小嫩舌尖。虽然是个极易引人犯罪的画面,但因为她沉浸在生理性的快感里,并没有要刻意勾引谁,反而看起来有种原始的天真。
    倪天泽看着她这副样子,揉奶的手无意间也变得粗暴,两个奶子在他手里像面团一样揉圆搓扁,白得刺眼的奶肉从古铜色的指缝间不断被挤出各种形状。
    可是盛颖琪的力气支撑不了太久这个体位,没几分钟她就停下来了,求助地望着倪天泽。
    倪天泽看她这可怜的小眼神,忍不住抿起了嘴角。
    她嘟起嘴:“没力气了老公……”
    “求我啊?”
    她撅着水嫩的软唇,哀怨地看着他,骚穴一缩一缩地述说着饥渴难耐的想要,倪天泽被她吸夹得大屌刚硬如铁,但还是没动,她哭哀哀地软下来趴在他胸口上,骚骚地嘟囔:
    “老公肏……求你嘛……”
    倪天泽垂眼,大屌又硬了几分。
    “亲我我就肏。”他用兽性的眼神望着她,声音暗哑。
    盛颖琪被看得心肝乱颤,骚水横流,软糯的红唇乖乖地送了上去。
    一碰到她的小嘴,倪天泽也已经忍到了极限,唇舌用劲,手上腰上也一齐用劲,两手把住她的小肉臀开始疯狂顶胯下压,狂亲狂肏。
    盛颖琪在狂风暴雨般的顶弄里发出哀鸣般呜咽,被顶得骚逼里快感一拨接一波,一浪高过一浪,骚水狂流,花穴不断收紧。
    顶到最后,倪天泽搂着她一翻身,两人位置颠倒更狂猛的抽插开始了。
    “唔,唔,唔,唔……”
    盛颖琪脚丫勾住倪天泽的劲腰,胳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但这就是这样,她在倪天泽身下的柔嫩娇躯也像风暴中的小船,在狂风暴雨拍打冲击下,没两下就喷着骚水高潮了。
    “啊——嗯——啊——小逼要坏了……嗯……老公……呜……又进来了……老公……啊……好胀……嗯……呜……呜老公……嗯要到了……嗯嗯嗯……”
    她紧紧攀附着倪天泽,手脚并用搂着他勾着他,上下两张小嘴都彻底忘死地吸着他,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坚如磐石的身体,在背后托着她的强壮臂膀,和在忘情吮吸的甬道里疯狂抽插的巨硕肉棒。
    被肏得红肿外翻的骚逼湿成了沼泽,逼口糊满了被打成泡的白浆,但里面依然装满了随着高潮喷涌但没法流出的蜜液,在粗硬棒身的每一下猛肏下,一大片的水花随着肉棒抽出插入四下飞溅……
    “……又要来了……嗯……老公给我……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直到盛颖琪抽搐着攀上了三次高潮的顶峰,倪天泽才疯顶了一百多下,最后抵在宫颈深处喷出浓精。
    盛颖琪颤抖着又高潮了。
    “嗯……”两人唇舌交缠,用缠绵深吻延续高潮的余韵。
    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之后,两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尤其是倪天泽,强硬虬结的肌肉上满是晶莹的汗水。他们的下身依然紧紧相连,甬道和大棒都还在生理性地抖动微颤。
    过了好一会儿,倪天泽才松开嘴,但嘴唇还是依依不舍地在盛颖琪皮肤上留恋。
    “我们好像又得换床垫了。”他亲她的脖子。
    那语气简直像炫耀一样,听得盛颖琪脸又红了,娇嗔地蹙眉,“都叫你找东西垫一下……”
    倪天泽闷在她脖子上笑了一阵才说:“垫了。你说了我昨晚就在那天买的东西里找了一下,有个什么月经垫,我拿了两张垫在床单下面。算不算听话?”
    盛颖琪脸更红了,气嘟嘟地拿眼白他:“那、那你还说什么?”
    倪天泽只是笑,手顺着她滑腻的肌肤从身侧一直滑到小屁股上,托着屁股往自己身下顶:“就得让你急一下。比起我箭在弦上你更在乎咱家床垫。”
    盛颖琪被顶得娇娇地叫了声,撅起小嘴:“那你自己跟李姨说换床垫。”
    倪天泽一时语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挠上她的痒痒肉:“行,我干脆找家清洁公司,专门负责给咱们换床垫。”
    盛颖琪猝不及防,缩肩拧腰地躲他挠,可人在他身下,能躲到哪儿去?“啊啊你——救命——啊——不要了,倪天泽……啊,好好我以后都不提床垫了……”
    “没让你不提。……还不是你水太多……”倪天泽和她混缠了一阵,她又香又软十足就是顶级的春药,他身体里又痒了,停下来还没抽出来的肉棒再顶了顶,嗓音低哑邪魅,“水这么多。”说着忍不住噙着她油光水亮的小嫩唇细细地吮,“老公就喜欢你喷水……小喷泉似的喷我一身,以前光想屌就硬得不行……”
    盛颖琪被他说得小逼又酸麻地紧了紧,搂着他的脖子嗯嗯地嫩舌和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之后倪天泽照样抱她去泡澡。两人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两人面对面,盛颖琪岔坐在他腿上,偎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腰。
    热腾腾的水蒸气一蒸,刚刚消耗了大量体力的盛颖琪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倪天泽就静静地抱着她,两个人享受着相互依偎的静谧。
    过了一阵,倪天泽低头看看,被水汽蒸的红扑扑的小脸像是又快要睡着了。
    他晃了晃手臂:“今天还起床吗?”
    盛颖琪的眼睛有气无力地开了条缝:“都是你……”
    “好,都是我。”倪天泽亲着她的额角,“不起床早餐也要吃,想吃什么?我去弄。”
    “都行……”盛颖琪微微仰起头,娇憨无力地偎着他,“对了,你今天,不用上班?”
    “刚出完个长差,按规定可以休息一天。”
    盛颖琪脖子更向后仰,眼皮也抬起来了大半看看他,感慨:“你是我见过最遵守公司规章的总裁了,倪总。”
    倪天泽笑笑:“公司又不是我的。我不过一个高级员工,有什么理由可以不遵守规章制度?”
    盛颖琪怔了怔,但很快意会,脸在他胸口蹭蹭,安慰:“现在还不是,以后会是的。”
    然后她就听到倪天泽笑得从胸腔里传出的震动,他又吻上她的额角,低声说:“谢谢你这么看好我,盛小姐。”
    “哪用我看好?不然倪夫人为什么收——”盛颖琪本来别着眼睛白他,但说到一半就醒觉地住了嘴垂下眼。
    她怕倪天泽不舒服,倪天泽的笑却一点没少地接过她的话:
    “我妈收养我当然是为了有个孩子能给她养老送终。倪家又不是只有我们家。一大家子人全杵在那儿,她当董事长也未必就定死了以后公司就是我的。”
    盛颖琪眉角微皱,这种复杂的家族内斗状况她有什么不懂?只是她对倪家不熟,更没有发言权。
    听倪天泽这个口气,她不禁闷闷地替他不公平。倪家全靠倪天泽才提升了几个等级,不仅公司上市,短短两三年市值翻了好几倍,如果最后他全是在替别人做嫁衣裳,连她都替他委屈。
    “倪家还有比你能干的人吗?”她抬眼,用坚定的语气和眼神加持,“你们家的人又不傻,要是想要公司好,不给你还能给谁?”
    倪天泽只是笑,低头鼻尖抵在她的鼻尖,说悄悄话似的:“如果公司最后不归我,盛小姐是不是就不跟我了?”
    盛颖琪被他这种近在耳畔的低音炮从耳道一路震到了尾椎骨,浑身酥酥麻麻的,又痒,面红耳热地低头笑:
    “我是和你在一起,又不是和你家公司在一起。公司归不归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倪天泽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嘴角的笑收都收不住。他收紧手臂,几乎想要把她嵌入身体里似的那么搂着她,耳语:“放心,有没有公司我都能养你。”
    盛颖琪抬起脸摸他的脸颊,又捏着他的耳垂咕哝:“我能吃多少?就没担心过。”
    倪天泽又凑下去亲她,两人氤氲的水汽里腻了好一会儿,盛颖琪才揽着他的脖子继续刚才的问题:“所以你今天都在家?”
    她的手软又轻,又摸又搂的,弄得倪天泽心里不免躁动,揉着她的奶子问:“你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盛颖琪眼睛一下弯成了月牙,开心地脸往他脖子上蹭:“一整天都在?”
    “嗯,一整天。”倪天泽被她蹭得更躁动了,下意识并了并腿,“你是有什么想要我做的?”
    “没有。”盛颖琪摇头。
    “还是有什么计划?”
    盛颖琪依然摇摇头:“你有吗?”
    “所以你高兴就只因为我在家?”
    “呵呵呵。”盛颖琪仰起头,傻乎乎地笑。
    倪天泽也跟着微笑,啄着她的唇低语:“我真受宠若惊。那我们今天做什么?”
    盛颖琪说:“你说。”
    倪天泽想了想:“你平时在家都做些什么?”
    盛颖琪边想边扳着手指头数:“就上网……吃饭……做瑜伽,吃饭……上网……还有,看书……吃饭……”
    倪天泽噗噗闷笑:“好知道了,上网和吃饭。”
    盛颖琪不服:“不是说了还有做瑜伽和看书吗?”
    “行。”倪天泽还是笑,但不是取笑,只是因为她反驳的样子很可爱。
    盛颖琪则是因为他突然问起她在这里的日常,她就算说得天花乱坠也掩盖不了她在当米虫的事实,所以说着说着,她都提不起底气。
    她气弱地咬咬唇:“你、你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我嗯我,其实是很忙的好吗!一点也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我事、事实上充实得不得了!”
    “我不怀疑啊。”倪天泽笑着点头,“那跟我说说你充实的网上生活。都有什么内容?游戏?电视剧?”
    盛颖琪嘟嘴闷了一会儿,才说:“MOC你知道吗?”
    倪天泽想了下:“线上学习网站?”
    盛颖琪点头:“上面皇家艺术学院、帕森斯、罗德岛、伦敦艺大、圣安德鲁斯……很多大学的课都有,我报了几门。其实就是他们日常上课的录像。也有考试,考过了就能拿到证书。”
    倪天泽听着她说的,笑容淡了,在她腰侧摩揉的手也停了:“你想继续读书?”
    盛颖琪摇头笑:“不是,就是听听课。我才不想去读书。只不过知名大学的课,又都是很厉害的老师,就是随便听听也很有意思。”
    倪天泽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你的专业是不是应该读到硕士会好一点?”
    盛颖琪毫无心机地点头:“理论上是。我们这种以研究为主的专业当然是越往上学越吃香。”
    “但你又不想读研?”倪天泽观察她的表情,看看是不是有违心之语。
    他不在乎盛颖琪在家玩玩乐乐,但她想要继续深造,他没有理由阻拦。那她势必要离开的。
    盛颖琪还是一副天真的神气:“我不想读研是知道就算读了也就是拿个文凭而已。我跟你比不了,你随随便便一边工作也能一边硕博,我光本科就学得够呛,七零八落的。听网课可以只捡自己感兴趣的科目听,和去正经上学不是一回事。”
    倪天泽不由松了口气,重新笑起来:“不过当初听说你去学设计,我还奇怪过。从小到大也没见过你画什么东西。”
    盛颖琪哈哈笑:“我也是瞎填的志愿,跟着我妈妈而已。”
    “你是因为妈妈才选的专业?”
    盛颖琪笑容淡了一些,点了下头,很快又笑起来:
    “我以前想收集一些我妈的东西,可是都是首饰衣服包包之类。我还以为她的作品都被别人扔掉了。后来找了好久我才在网站上找到她的毕业设计论文。看完我就知道了,值得留下来的作品什么的,那就是没有。因为连她的毕设都做得,相当普通。”
    倪天泽跟着她一起笑起来。
    “所以我就知道,这专业我应该也没问题。入校后去拜访我们院长,他就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我看了你的作品,你的艺术触觉比你妈妈的好。’我当时心想,好家伙,您干脆说我妈是靠脸进来的得了。”
    倪天泽抱着她大笑。
    笑完了下巴靠在她的头顶说:“我见过你妈妈的照片。”
    “你见过?”
    “在别人家里看墙上的照片,有一年慈文慈善晚宴上的合影,无意中就在里面见到了。你妈妈是个风情万种的大美人。”他低头咬她耳朵,“你和她其实不怎么像。”
    盛颖琪佯怒地别过头:“从小到大已经有无数人对我说过这句话了。”
    倪天泽笑着用鼻尖摩挲她的耳廓:“你比她美。”
    几不可闻的耳语,他低沉的气息撩得盛颖琪耳麻心跳,几乎快听不到他说了什么,随着他的逼近偏了头,她呼吸发紧地问了句:“真的?”
    “真的。”倪天泽亲着她的耳朵,揉着她的奶子说,“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是。”
    也不知是他的气息他的声音还是他的动作,盛颖琪被撩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她嘴里咕哝:“你的审美好奇怪……”然而整个身体都在发烫,小逼不自觉地开始淌水。
    “是吗?”倪天泽吻着她的耳廓,手从腰侧慢慢滑进大腿里。
    两根手指并拢地挤进小穴口,盛颖琪侧着脖子享受他的啄吻,鼻子里发出断续紧促的呻吟,已经生出渴望的甬道用吞咽般的紧缩蠕动欢迎着它们,两条大腿也下意识地夹紧了他的手臂。她的小臂从下而上地攀着他的后背,十指不自觉地抓挠。
    倪天泽吻住她,两个人的体温在氤氲的水蒸气和炙热的欲望里升腾。
    手指在甬道里抽插,并时不时抠弄那块敏感的软肉,盛颖琪被堵住的嘴发出哭泣般的浪吟,不久前才光临过的快感熟门熟路地占据了她的思绪,她下面那张小嘴用力吸吮着手指,但又嫌还不够。
    倪天泽被她吸得大屌发硬,很快抽出了手,还没等她抗议的呻吟哼完,大龟头已抵在了穴口上。发骚的小逼迫不及待地往前凑,倪天泽也没耐心再做前戏,托起她的小屁股,同时腰一顶,一杆进洞。
    “啊嗯……”
    盛颖琪只能半跪在浴缸底,手搭在他肩膀上,上半身紧紧贴着他,倪天泽的手在下面托着她软嫩的屁股,让饥渴的浪逼上下套弄铁棍一样粗硬的大屌。
    “啊……哼……啊……嗯嗯……”
    热水也随着肉棒进出冲刷着甬道。
    “啊嗯……啊……嗯……嗯……不行了……嗯……啊……”
    挺翘勃起的奶头也快速摩擦过倪天泽的胸膛,温水和倪天泽的大腿不时拍打着充血外翻的阴唇,盛颖琪浸蒸腾在水汽里,水温和情欲让奶白娇嫩的肌肤透出诱人动情的绯红。
    本来倪天泽平时就经不住听她叫床,现在在浴室里,不光被她在耳边叫,还有充沛的360度声效,他浑身的肌肉紧绷到了极点,身下的肉屌更是硬得要爆炸了。
    他忽然托着盛颖琪的屁股站起来,盛颖琪猝不及防,身体的重心一下全落在大屌上,大屌瞬间捅到了最深处,霎那间痛痒酸麻全涌上来,又痛又爽,痛爽到极致,竟然直接就喷出了一大股浪水。
    极致的快感来得太猛烈,水道像猛然收紧的口袋紧紧绞住肉棒,但她的人却脱力地挂在倪天泽身上,连两条嫩腿都没力气勾住他的腰间了。
    倪天泽站在原地,抱紧了她等她高潮过去。此刻他提供的力量感正是她需要的。但他也快到极限了,她阴道猛缩的那一下吸得他头皮发麻,要不是刚才已经射过一次,这次铁定就被吸射了。
    在她高潮的痉挛里,他吻着她的脸颊、耳朵、脖子,低声问她感觉怎么样?
    盛颖琪从云端的晕眩里慢慢回过神,知道他问她感觉其实是因为一下捅得太深,所以在问她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她微微摇头,喘了口气,嗲嗲的小奶音嘤嘤地抱怨:“好深……呜……要坏了……”
    倪天泽一边笑着抱她跨出浴缸,一边逗她:“那我出来?”
    随着他的走动,肉棒就在她的阴道里一戳一戳的,戳得她腰软夹紧了腿,知道他就是故意说这种话,于是搂着他的脖子娇声又软软地说了句:“讨厌……”
    倪天泽把她靠在浴缸旁的墙上,整个房子都是恒温,浴室也一样,加上蒸汽,现在的瓷砖墙比平时的温度更热。
    倪天泽把她压在自己和墙壁之间,缠绵地吻她,下身抽动,两人亲昵地交换嘴里的蜜津,大屌的进出由慢变快。
    “嗯……嗯……嗯……”
    倪天泽从嘴吻到脖子,一路低头直到叼住一个奶子。他像要吸出奶水一样用力吸着,又用舌头转着圈地舔弄奶头,舌面用力舔舐奶孔,吃得盛颖琪又痛又麻,抱着他的头仰起脖子,忘情浪吟。
    “……老公……嗯……嗯……老公……啊……”
    直到奶头肿大了一圈,倪天泽才吐出来,换另一边,下身抽插的频率也跟着加快了。
    盛颖琪抱着他的头靠在墙上,上面被吸下面被肏,她只能迷醉地仰高脖子,陷入情欲之海的滚滚浪涛被玩弄得神志昏蒙。
    “啊、啊、啊、啊——”
    粗硬巨硕的肉屌以疯狂的频率在湿淋淋的穴口进出,滚烫濡湿的内壁被狠狠凿开,敏感的褶皱被用力碾过,整条阴道被猛干,蜜水也因此一刻不停地喷涌,让巨屌的抽插顺滑无比。
    只有盛颖琪被一波波的快感弄得失声尖叫,双手抱着他的头,双腿紧紧箍着倪天泽的腰,被肏得越厉害越想要,就像荡妇一样肆无忌惮地发情。
    倪天泽松开她已经被吸得通红肿胀的奶子,同样被性欲染红了的眼睛看着她欲仙欲死的骚浪情状,遒劲的腰身仿佛变身打桩机,大鸡巴疯狂猛捅。很快刚才那一下的深度就不算什么了,他捅进宫颈,捅开宫口,每一下都是从把她捅透的架势。
    “琪琪,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我们生个孩子……”
    一下一下,骚逼口的媚肉被捅进去又被带出来,他们交合处飞溅的水花全是盛颖琪花道里的喷涌。
    盛颖琪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她在欲海里载沉载浮,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世界似乎全是大鸡巴和倪天泽的气息。
    她只知道“好想要,好想要”,神志涣散,手脚都死死缠着他,这种痴缠完全影响了倪天泽,他把她抵在墙上,用力狂肏,每一下都直抵花心。
    很快盛颖琪就被肏得浑身打摆子,像溺水的人死死搂着他,嘤嘤哭叫:“要到了……嗯……老公……嗯呜呜呜给我……呜呜呜呜呜呜……老公……射给我……啊嗯啊啊啊——”
    滚烫的浓精迸发的那一刻,浪花般的淫水也从阴道深处狂涌而出,倪天泽把她的小屁股死死按在下腹,发出了压抑已久的呻吟。
    盛颖琪听到这声低吟,甬道又是一阵紧绞,又喷水了。
    倪天泽吻她的耳朵、头发,然后是唇瓣,两个人四瓣唇唇舌交缠,黏腻地吮吻,直到好一会儿后,倪天泽松开她,盛颖琪还是眼神迷离,娇喘得厉害。
    让倪天泽忍不住继续亲过去,密密地啄着她嫣红的唇,盛颖琪被弄得痒了,就笑着搂住他的脖子不让他亲。
    倪天泽就把脸埋在她的脖子根上,嘟嘟囔囔地说:“我们生个孩子,好不好?”
    盛颖琪还在高潮的情绪里,无力地松开手臂饧眼看他,脸上停留着慵懒餍足:“干嘛又说这个?”
    倪天泽咕哝:“就是想要个我们的孩子。”
    有了孩子你就会嫁给我了。
    盛颖琪既是身体上的疲倦,也是气弱,就搂着他的脖子没有接话。
    两人默默抱了一会儿,倪天泽忽然抬起脸正色说:“像我这么优秀的基因,不能及早复刻几份不是很浪费?”
    他还是不敢冒险。只是说这话时,眼里带着笑。
    但听在盛颖琪耳朵里,这咋听很自大的话由他说出来,又显得非常合理。
    她不由自主地心里默默跟着点头:对呀,上哪儿还能有这么又聪明又好看的基因?
    压根没想过他是在开玩笑。
    看她当真在若有所思考虑,倪天泽二话不说,抱着她直接去拿了浴巾,抖开裹在她背上,顺道擦擦干,然后进了卧室。
    把人连同浴巾一起放在床上,他一边帮盛颖琪擦着身体头发,一边继续加油:
    “我们现在正是最佳生育年龄……”
    道理盛颖琪都懂,只是她还是下不了决心。她呆看某处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再说,我们现在也有时间和精力能自己照顾孩子。”倪天泽继续说着,拿了另一条干浴巾擦自己,“我们一起。”
    擦完他从浴室拿吹风机出来给她吹头发。
    盛颖琪完全不怀疑倪天泽会和她一起照顾孩子。自从住到他这里,无论是打理家务还是照顾她,这人做事从来不用提醒,怎么看都比她有积极性。
    她犹犹豫豫地点了下头,倪天泽关了吹风机,不确定地歪下头想要从她表情上看清楚:“答应了?”
    盛颖琪看着他,嘟着嘴说:“我要先去问医生,如果能少痛一点的话……”
    倪天泽欣喜若狂,一把搂住她倒在床上。
    盛颖琪被他猛地搂过来紧跟着又被压在下面,肉墙一样压得她差点喘不上气:“倪天泽!”光剩两只露在外面的手死劲在他背上扒拉。
    倪天泽抱着她翻了个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平时冷冽的眼眸里此刻满是笑意。
    盛颖琪明明都和他亲近过这么多次了,还是被他的笑眼看得脸红心跳,自己也跟着笑起来:“这么高兴?”
    倪天泽搂着她的腰,笑得心花怒放:“第一胎我们要男孩还是女孩?”
    盛颖琪蹙眉佯怒要爬起来:“你少来!还想要我生几胎?”
    倪天泽压紧手臂不让她动:“一个孩子他会孤单嘛。”
    盛颖琪不信:“我家三个孩子但我一样很孤单,你家就你一个你孤单吗?”
    “你家情况不一样,我们的孩子怎么可能像你爸和你后妈那么教?”倪天泽收敛表情清了清嗓子,沉下声音,“其实我一个人很孤单的,只是没人说罢了。”
    盛颖琪眼见他神色变化,果然上当,迅速开始共情,并且埋怨自己不该那么胡问:“真的?”
    当然是假的。
    以倪天泽的性格家里就他一个小孩自然是乐得清静。他天天要学的东西多如山海忙得要死,就算真有闲下来的时候给自己找乐子的方式也有的是。孤单这种情绪能有片刻进过他脑子体现过存在感?
    盛颖琪跟着收了笑容,口气都小心起来,他当然点头:“我也不是说要你一口气就生几个。只是既然说到这件事……随便聊聊嘛。”
    盛颖琪想想也对,放松趴在他胸口上:“那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都可以。只要是你生的。”
    盛颖琪甜滋滋地笑了:“那我也一样。”
    倪天泽嘴角勾起,反正多生几个,谁还在乎第一胎是男是女?
    两人决定出门吃早餐。
    倪天泽问:“你平时出去一般去哪儿?”
    盛颖琪摇头:“我一般不出去。”
    “为什么?”
    盛颖琪很老实地答:“出去一个人能干嘛?家里什么都有。”
    倪天泽不想提醒她之前可是天天都往外面跑。
    “那有没有想要有人陪的事?”
    盛颖琪想了想,偷眼睨他:“你要陪我?”
    倪天泽也笑着看她:“这不是我分内的吗?”
    盛颖琪心里高兴,但脸上还是装着正经地问:“那你,你难得休息,不是应该做自己要做的事?”
    “陪你就是我要做的事。”倪天泽低头抵着她的额头,“难得休息还不跟你在一起,我看起来像这种傻子吗?”
    盛颖琪开心地垂下眼睛笑。
    “有没有什么地方想去?或者有哪家馆子想吃?”倪天泽继续问。
    “你知道阿尔伯特·沃尔夫特吗?比利时现代装置艺术大师。”
    “嗯,怎么?”
    “他有个作品展,已经开了好一阵子了,前两天我不舒服,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倪天泽没什么意见:“好,看沃尔夫特的展览。还有呢?”
    盛颖琪欣喜地抬起头,又想了想:“想吃,杭帮菜。”
    “嗯。”倪天泽再点头,“还有呢?”
    “没了。”
    “那我们先去吃饭,再去看展览,还想做什么可以在路上慢慢想。”
    “好。”
    盛颖琪甜滋滋地想:好像约会哟。
    倪天泽看着她想:终于能和这家伙约个会了。
    倪天泽换好衣服去衣帽间找她。盛颖琪正看着衣橱发愁,扭头看他进来,惊讶:“你休息日也穿西装?”
    倪天泽看看自己:“这边只有西装,我已经尽量穿得不那么正式了。”
    盛颖琪都嫌自己问得多余,她又不是没进过他的衣帽间。里面一水的西装,反正倪天泽上班只穿这个。
    她打量他和平时出门上班基本没两样的搭配,想想:“没关系,换个颜色就行……”
    拉着他回到隔壁的衣帽间。
    “这件,”她拿出白衬衫给他,“这件,”群青色的V领羊绒毛衣。
    倪天泽什么都没说,开始换衣服。
    尽管他的裸体早就看了不知多少遍,盛颖琪看他换衣服还是又不好意思直勾勾地看,又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偷笑,心里有个小花痴的声音大叫:“哦哦哦这腹肌,啧啧,哦哦哦这腰围,啧啧——”
    倪天泽就边换边看着她视线就盯在他身体的那一脸花痴,小脸红扑扑,张着小嘴都快流口水了。她这表情可爱得让他实在很想亲过去。
    衣服换好了后,一改之前沉闷的灰色主调,即使再穿上黑色的呢子大衣,也显得休闲多了。
    盛颖琪收起花痴,撑着腮帮子又打量了片刻,拿了条藏蓝色的领带出来。
    “还要打领带?”倪天泽倒是没想到。他以为只要不打领带,解开领口扣子就算休闲了。
    “有领带就多一点层次感,”盛颖琪踮起脚比划了一下,颜色很合适,干脆翻开领子替他系,“再说冬天打领带也暖和一点嘛。”
    倪天泽乖乖地弯腰就她。
    这是盛颖琪第一次帮他打领带,这一幕简直就是他一直梦想中的家庭生活。
    这张现在近在咫尺一脸认真的小脸……
    “为什么你领带打得这么熟练?”
    白皙纤细的小手在他胸前忙活……
    “以前服设系同学每学年的作品汇报秀,我们全都得过去帮忙。他们嫌活动领带太死板,所以年年的男装部分都是手打的领带和领结。集训过呢我们,十六种系法我可全都会。”盛颖琪得意地说。
    花瓣般的嘟嘟唇笑着露出晶莹的贝齿,她香甜的气息若有似无地萦绕在他的鼻端……
    “打了那么多领带没看上过哪个模特?”
    “看上了那我在这里算什么?”盛颖琪白他,给他整好领子,“好了。”
    倪天泽没直起腰,而是一把揽过她吻了下去。
    盛颖琪猝不及防,他亲完了才嗔怪:“你又干嘛?”
    倪天泽的眸子像泓柔柔的水:“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就问你有没有交过男朋友。”
    说起那个时候,盛颖琪虽然已经不那么气了,但还是翻了个白眼给他一拳:“你怕我不是处!”
    倪天泽摇头:“我要知道的是你心里有没有人。”
    盛颖琪没明白:“什么意思?”
    “你交过男朋友,但还是处,那说明你并不怎么喜欢他,那还行;你没交过男朋友,却不是处,要是是被欺负了,我就把那人找出来。要是你喜欢的,傻傻地把自己交了出去,但人家不要你……”
    盛颖琪失笑:“那怎样?”
    “我就不碰你了。你心里有别人。”
    盛颖琪目瞪口呆:“你就问了我一句,能听出这么多信息?”
    倪天泽的眸光深而沉地笑:
    “两句。你这种性格,如果交过男朋友还不是处,是自愿的,那肯定是真爱。所以我得搞清楚你来找我之前,如果有过男朋友,你们是真分手还是假分手。假分手你们是不是准备藕断丝连?真分手你心里会不会还有他?”
    盛颖琪骇笑:“那如果我交过也给过,但后来不爱了分手了呢?”
    “那没事。”倪天泽郑重其事地重申,“只要你心里没人,什么事就都不是事。”
    盛颖琪呆望着他,讷讷不能语。
    好半天,她才渐渐明白过来,不解地皱起眉:“所以你不是要计较我是不是处?”
    倪天泽勾唇露出个性感至极的笑:“那张膜,骑个自行车也能破的。我一个大活人,跟它较什么劲?”
    盛颖琪被他说得,心里酸一阵暖一阵的,当时如果知道他是这么想的,也许他们就不用绕这个大弯子了。
    她咬咬嘴唇:“那如果是有人欺负了我呢?”
    “你告诉我是谁,”倪天泽抱住她,笑着在她耳边说,“我帮你弄死他。”
    盛颖琪只当他说大话哄她开心:“你又不是法官,说弄死谁就弄死谁?”
    倪天泽放开她,笑眯眯地说:“有些人法官也拿他没办法,但要人死不用靠法律一样很容易。让他欠一屁股债他自己就去跳楼了。”
    盛颖琪被这话戳中,看她脸色微变,倪天泽点点她的鼻头:“我没有暗讽你家的意思。你爸你哥你全家,生命力顽强得很。就算卖女儿妹妹他们也不会去跳楼。一般人没这个境界。”
    他拉起她:“走吧。去穿衣服,我饿了。”
    盛颖琪没再加衣服。她就带了那么个小行李箱,带来的衣服有限。
    她不说,倪天泽也看出来了。她犹犹豫豫地说着想回家一趟,倪天泽就用大衣裹着她:“待会儿去顺便帮我买几件衣服。吃了晚饭还有时间我们再回去。”
    盛颖琪拿上手包,正想找手机,忽然想起昨晚忘了充电。结果一扭头,看到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好好地充着电。
    她拔下插头,电已经满了。她回忆了一下,但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昨晚充了电吗?”她纳闷。
    “我充的。”站在门边的倪天泽答。
    “你帮我插的?”盛颖琪脸上冒出了新的问号,不过还是,“哦,谢谢。”
    她随手点亮手机,却听到倪天泽又说:
    “我昨天用了你的手机。”
    “嗯?”她看向他。
    倪天泽走到她面前,低头说:“昨晚我开了你的微信,回了给你发照片的那人。只看了她的消息,别的没看。”
    盛颖琪脸上的问号顿时惊变成了一个更巨大的问号。
    “你看了我的手机?”她赶紧点开和那人的聊天界面,才扫了两眼,脸色又变了,“这是什么,倪天泽?!”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