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他心烦意乱。
    “怎么起得这么早?”纳鲁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边。
    “没什么。”雷亚斯回答。
    “昨天半夜好像是火堆熄灭了,那家伙还挺能找地方的。”纳鲁看了看仍在睡的路斯迦尔,笑了笑,“你就像是个小暖炉。”
    “可我觉得难受极了。”雷亚斯把脸擦干净,“喝粥,没问题吧?”
    “切两片腊肉就更没问题了!”纳鲁大声笑着说,“还有挺远的路呢!”
    早饭做好的时候,路斯迦尔才爬起来,晃晃悠悠地去河边洗漱――之前他进入的那个耶缇的身体受了重伤已经死亡,以至于一直是他在躯壳里面支撑,而现在这个……居然有早上起不来床的毛病,真是该死!路斯迦尔深吸一口气,在河边慢慢洗着他的脸跟手――迟早他得找到一个合适他的身体,就像是那个什么阿美莉卡,找的身体就不错,不过……她这回得回神域修养上一段时间才能出来。
    路斯迦尔一直没打算真的把那个阿美莉卡收拾了,不然他很容易就吃了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刚出世不久的女神而已,吃了也就吃了,但是她似乎专门针对雷亚斯……这有点奇怪,而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不管怎么说,保护自己的厨师是理所当然的,而且……给神域添堵更是他的最爱,路斯迦尔这样想着,擦干净了脸上的水迹。
    早饭是杂粮粥,切了几篇腊肉摆在上面,还拌上了点儿小葱花,味道简直美极了。当然,早饭也是一样,路斯迦尔自己一个人吃了另外两个人加起来还要多的分量。而这对于雷亚斯来说……只能是见怪不怪了,也许叫路斯迦尔的都是吃货。
    再次上路,雷亚斯觉得马车慢了许多,他恨不得能马上就到达苏安然后找个能给他一定庇护的地方好摆脱身边的这个路斯迦尔――这家伙给他的感觉太怪了,尤其是昨天晚上他居然还梦到这家伙了!
    真是不符合逻辑学!
    雷亚斯坐在马车上古怪地盯着路斯迦尔……确实,这家伙长得挺不错的,但是这也不是他跟他刚见面就能梦到他的愿意好吗?!
    马车在路上飞奔,纳鲁因为之前耶缇路斯迦尔的事情对于雷亚斯也有些关注过了头,现在来了这个人族的路斯迦尔,他也不敢掉以轻心――都是“路斯迦尔”,他无法判断眼前这个到底有没有威胁。
    “越过这座山就到西格尔了!”纳鲁指着前面的一座高山,说给雷亚斯听,“那里我们需要停下,找一些你需要的东西。”
    “我打算去铸铁堡定做来着。”雷亚斯撇了撇嘴,表示了对那个西格尔城的不满,“不过还是太着急了,去西格尔看看吧,也许能找到合适的矮人。”他会这么着急,也正是因为他需要用那些坚果榨出油来,而不是吃荤油吃到头昏眼花。
    理论上来讲,坚果虽然昂贵,但是它们榨出的油更为可口,虽然没有荤油炒菜香,但实际上混合起来味道更好。但是要榨油就必须有榨油工具――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弄的,雷亚斯已经想了无数个方案了,甚至他让纳鲁在他的那些铁罐子里用魔法去搅和那些坚果,可得到的却是坚果碎……于是,他只能把这些坚果碎拌在放了糖、盐、炸鱼油、干炸辣树叶的切片内脏里――也许这是诺兰德牌的“夫妻肺片”。
    搅碎不行,就得压榨。
    说实话,雷亚斯之前只是在厨房呆过,但他绝对没去过炼油厂,当然也就不会榨油,更不知道榨油的东西得弄成什么样――除了见过超市里有现做的小磨香油之外,可谁会单独注意卖香油的地方?买了一瓶就走才是正确的选择。
    很快,马车到了西格尔。
    西格尔算是贝瓦宁里最大的“工业城市”了,这里面有上百个矮人旅居在此,他们叮叮当当敲打着铁器,赚取他们喜欢的烈酒。
    “先去找个旅店住下,我去看个老朋友。”纳鲁拍了拍雷亚斯的肩膀,这是在告诫他需要听他的安排,而路斯迦尔一路上一直沉默不语,只是跟在雷亚斯身后,就像是个门柱子。
    雷亚斯点了点头,按照他的习惯,找到了西格尔城一家非常高级的旅店要了三间房间。
    “在下面等?”路斯迦尔终于说了一句话。
    “嗯,我想他是去找他的矮人朋友了。”雷亚斯要了一杯果汁,而路斯迦尔要的是一杯纯的朗姆酒。
    “你要做什么?”路斯迦尔抿了一口酒,对于这种饮料,他毫无看法。
    “做样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东西,反正……也许能修改下我做的菜的长相。”他叹了口气,放下了果汁杯,“希望植物油是透明的!”
    “什么?”路斯迦尔看向他。
    “植物油。一种……从植物提取出来的油脂,味道也不错。”加入是花生或者芝麻的话,他甚至可以弄点儿花生酱啊芝麻酱什么的吃,简直想到就觉得肚子饿。花生酱里放些糖和少量的盐,涂到烤面包上,味道一定好极了!当然,很多蔬菜凉拌起来的话,芝麻香油也是必不可少的好东西。
    但是想到这些都不是什么难的,前提是他得能把这些弄出来!
    果然,也就不到一个诺兰时,纳鲁回来了,也带来了好消息――他的老朋友,矮人老狄克,乐意帮忙。
    “这太棒了!”雷亚斯跳了起来,“我……我得准备点儿什么?”他有点儿慌乱,矮人的脾气他虽然清楚,但是这个老狄克可不是一般的矮人,据说他能打造出最锋利的宝剑,而且是一位火神大锤师。
    “估计得至少五桶火酒。”纳鲁说,“还有,你得告诉他你要的东西是什么样的。”
    “好,我……去画一个。”说是画一个,其实至少他得画出四五种方案出来――是磨的、榨的、挤的、压的……各种各样,他都得画出来,而且这还是石器……他在原地转了个圈,看到了眼前的路斯迦尔,这才笑了起来,“路斯迦尔,你能……帮我去买火酒吗?”
    作者有话要说:我得画个地图……把诺兰德的地貌跟各个地方都画出来……说实话这篇文是06年的老文了,本来就是qd风的升级流……说到上面的那个神――
    撒西吉尔:光明之神,
    苏瑞尔缇娜:审判之神
    阿美莉卡:撒西吉尔与苏瑞尔缇娜的女儿,欲|望女神
    雷亚斯,就是那个战神没错,苦逼中的战斗机……
    42、四十二、醉酒后的小雷
    四十二、醉酒后的小雷
    关在屋子里,雷亚斯画了六张草图却总觉得不太满意,甚至他连榨油的坚果要不要炒熟都有点叫不准。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是路斯迦尔,他买了足够的火酒。
    “哦,真是太感谢了!”雷亚斯笑了笑,让他进了屋子,“随便坐吧,我实在是有点儿昏头了。”把纸张卷起来,一会儿就给纳鲁送过去,也许纳鲁能够找出来这其中的关键问题?毕竟他活的更久。
    其实雷亚斯画的东西也不是什么难做的东西,只不过一般的石器,人族也没法去弄,只有矮人的大铁锤,几下子就做好了,也更精巧。
    “这些东西……很奇怪。”路斯迦尔瞄到了雷亚斯画的图形,“要做食物?”
    “算是吧。”如果能得到芝麻酱或者花生酱的话,雷亚斯冲他笑了笑,“要喝东西吗?”
    “果汁奶。”路斯迦尔一点不客气。
    倒了一杯果汁奶递给他,雷亚斯准备跟他谈谈关于……做梦的问题,毕竟不是谁都能在梦里见到某个人的。他坐到他对面,露出真诚的笑容来,说:“路斯迦尔,你……去过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吗?”
    “很多。”路斯迦尔说到底还是个见过很多人,并且接触过很多人的家伙,对于一些人要说什么,他还是很有预见性的。
    “我是说……很怪的地方。”雷亚斯想了想,抽出一张纸在上面勾勾画画起来,“天空……是红色的,很深的那种红,而且……满地的……骨头,骷髅头,挺吓人的……那种地方,你去过吗?”
    “幽冥高原?”确实,跟传说中的幽冥高原很像,但并不属于幽冥高原――幽冥高原算是上古战场的一部分残留物,上面的神力没有消退,所以一直保持着当年的样子:猩红的天色、惨白的骨头,以及偶尔能听到的那些战场上的哭嚎声。
    “我不知道,我没去过那种地方……”雷亚斯的声音黯淡了下去,“如果可能的话,我应该去看看……”也许跟他总是死去有关,他不能掉以轻心。其实重生了那么多次,雷亚斯本身的胆子已经大到逆天了,别说去幽冥高原,就是无望之海他也不在话下,只是别让他知道谁想要跟他告白就毫无问题――这说起来有点儿矛盾,但实际上……除了当他还是地球上的那个方磊的时候算是一直很平静幸福之外,其余的那几次重生,他是没少见血。
    杀的人多了,见的血成了河,他要是还觉得什么高原什么大海恐怖的话那就真是见鬼了。
    “我可以带你去。”路斯迦尔急忙表忠心。幽冥高原上有他跟战神留下的力量,而这些他既无法吸收也无法让它们消散,只能让这些力量留在那里,慢慢争斗,彼此腐蚀对方,然后再将两个上古的神魔大战战场弄得越来越吓人――但他喜欢。
    “好啊。”雷亚斯点了点头,把那张画满了骨头架子的纸烧成了灰烬。
    下午的时候,纳鲁再次回来,这次他拿走了雷亚斯画的那些图以及路斯迦尔买的火酒,顺便,雷亚斯也要去拜访那位矮人大师,而路斯迦尔自然是跟着他的――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保镖。
    矮人火神大锤师老狄克的店铺就在西格尔城商业街里最为偏僻的一个角落里,如果不仔细寻找几乎不可能发现这个总是传出叮叮当当声响的脏兮兮的店铺,外面连一块像样的招牌都没有,也仅仅就是在门口处竖了一块外面包了大铁皮的石碑,上面光滑得几乎都能当成镜子来照。
    走进店铺,雷亚斯看到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兵器,而一个大大地的工作台上全是半成品,如果再仔细瞧的话,就会发现那些半成品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兵器,至少雷亚斯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矮人正在把烧得通红的铁胚往大工作台上放――没有扔到冷水里。
    “盯着什么呢?”粗噶的声音传来,雷亚斯转过头去,眼睛里就撞进来了一个红头发红胡子的暴躁老头。
    “不要随便乱看!”暴躁的老头大声吼着,“快点干活,懒鬼们!”
    “狄克!”纳鲁连忙走了过去,“这是我的养子,雷亚斯,他不是故意的……”
    “是你啊……哈,就算他是故意的,他也学不去!”老狄克大笑起来,“小胳膊小腿儿的,他连最小的锤子都抡不起来!”
    “但他是个聪明的孩子。”纳鲁笑了笑,“我带来了火酒,来,帮个忙?”
    “火酒?”老狄克脸上乐开了花,“嘿,那是我的!这可不是给你帮忙!”他连忙招呼两个学徒过去搬门外的那些酒桶,“不是说有事情找我做吗?来吧,既然你能带来火酒,我也不会拒绝这个好意!”
    纳鲁连忙把图纸交给老狄克,又让雷亚斯帮忙讲解。实际上雷亚斯只是隐隐约约记得要么就是压榨要么就是研磨,而他对这两样的也不是记得很清晰,所以只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去创造两样东西――压榨不就是挤来挤去么,而研磨……也就是磨来磨去――因此他想,一个大容器,里面上下两个有错槽可以挤来挤去的石头,下面用上一个细细的网子罩住再加上引流的石槽……这基本上就有一个大概的形制了;至于研磨……其实他见过石磨,在电视里。
    不过这东西还得靠专业人士。雷亚斯画的东西太笼统了,而且很多地方都不科学,但是在老狄克眼里,他只要说出来要的东西,老狄克就瞬间想到了怎样去做,甚至拿出了矮人专用的大笔,把他的图纸又画了一遍。
    “就是这样!”老狄克指了指他新画的东西,“小家伙,你的想法很不错,就是……不知道能干嘛!”
    “可以做吃的。”雷亚斯很认真地看着他。
    老狄克愣了足有一分钟――整整六十秒――“哈哈哈哈!年轻人,有志向!”他大笑起来,就好像雷亚斯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兄弟,“走,陪老哥喝一杯!”
    矮人就是这样,对好恶十分明显,而且特别爽朗。但是雷亚斯对火酒当真没什么兴趣――要知道那玩意沾点儿火星就能着,完全就是纯酒精的浓度,他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但是老狄克可不管这些,他开了一桶酒就倒了两大杯,十分开心地劝雷亚斯:“来,喝一杯!”
    何止是雷亚斯啊,纳鲁的脸都跟着绿了,更不用说路斯迦尔了。
    火酒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矮人那叫天赋异禀!
    雷亚斯连忙把戒指里的果汁奶啊果酱啊还有战神水一起拿了出来――不喝的话,老狄克肯定会讨厌他,然后就不会给他做东西了,喝了的话,他估计得酒精中毒而死,所以他还是弄点儿怪味儿的东西来喝吧――把这些东西混合到一起,再全都灌进老狄克递给他的那个杯子里,雷亚斯在老狄克诡异的目光中笑着解释:“这是新口味,不过我估计你喜欢老口味……”
    “说得对!”老狄克把他放到旁边的果汁奶喝了一口,又用手指蘸了蘸果酱舔了下,还特地闻了闻战神水,“味道不错!但我可喜欢纯的火酒。”
    “那我觉得这个配上火酒味道会更好!”雷亚斯只好拿出一块做好的熏肉递给老狄克,“虽然有点儿硬,但是配上火酒一定非常好吃。”
    老狄克拿起那块熏肉,看了看,上去就咬了一大口。“确实不错!”他咀嚼着,“我说,好孩子,这个东西……你还有吗?我可不要你一分钱,你就把这个肉,给我来上二十斤,嘿嘿,吃上一整天,我就有力气给你做那个石器了,怎么样?”
    这可是个不错的买卖。雷亚斯马上点头表示同意了,然后跟老狄克碰了杯,喝下了那杯乱七八糟的酒――可真难喝。当然了,这也仅仅是雷亚斯的一个生活习惯,喝酒的话,就得吃点儿水果或者是喝点儿加了蜜糖的橙子水之类的,据说能解酒,当然即使是心理效果也是好的――而果汁奶、果酱还有战神水,本身就什么都有了,糖啊果汁啊还有那个……万能的战神水!
    不能喝醉,雷亚斯确定自己必须不能喝醉――身边那个路斯迦尔是敌是友他目前还不清楚,所以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然而,雷亚斯显然是低估了火酒的威力――矮人们喝火酒,也同样用它做冶炼的辅料,就证明这玩意确实不是普通的酒类,即使加了那么多的战神水还有甜食类,雷亚斯还是在老狄克的笑话声里被纳鲁给拖了回去――当然,路斯迦尔提出了要抱雷亚斯回去的想法,但是纳鲁拒绝了。
    “喝……喝!”雷亚斯喃喃着,往后挣了两下,“酒!”
    “回去喝,回去再喝!”纳鲁好心地劝着他,“别闹了,回去再喝……”
    “回去……现在――喝!”喝醉的人,不要试图跟他们讲道理,至少雷亚斯现在就处于不讲道理的状态下,而且……他喝醉了之后力量惊人,纳鲁也很难把他拖走,基本上都是走三步退两步。
    “哦!”纳鲁摇了摇头,“往前再走几步就到了!雷亚斯!”
    “嗯……哦!哈……不走!”雷亚斯直摇头,一脚踢向旁边的路斯迦尔――好在路斯迦尔反应快,躲开了他的这脚,但是却引来了他的不满,“躲……个屁!谁让你……躲……路斯……迦尔?”
    “他是路斯迦尔。”纳鲁连忙拽过他,“你喝醉了!”
    “他不是!”雷亚斯眯起眼睛,看着旁边的路斯迦尔冷笑起来,“他才不是路斯迦尔……他不是!”他伸出手去指了指路斯迦尔的头,“长得……不像……是红……眼睛……红光……”
    红光眼睛?!路斯迦尔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松动――人类不可能有红眼睛,或者说凡人,任何种族都没有红眼睛,只有恶魔才会是红眼睛,而路斯迦尔本身,眼睛虽然不是红色的,瞳孔确实红色的,所以一旦有光线照到他的眼睛的时候,就会反射出红色的光。
    他知道他的眼睛应该是反红光的?
    路斯迦尔伸出手去揽住了雷亚斯甩来甩去的胳膊:“我照顾他。”他说,然后从纳鲁手里把他拽了出来,轻轻一用力就把他抱在怀里送上了楼。
    “诸神在上!”纳鲁哀嚎起来――到底怎么回事儿?!一个路斯迦尔两个路斯迦尔……似乎都对雷亚斯……有……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糖解酒,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反正我喝高了是吃糖啊吃水果啊喝蜂蜜水啊解酒的,有无科学依据不知,考据党慎。
    43、四十三、指路者
    四十三、指路者
    路斯迦尔理所当然地留在了雷亚斯的房间里照看喝醉了的雷亚斯,而纳鲁,他最擅长的就是在夜晚对着月亮发呆。或者说……纳鲁觉得发呆更适合他,因为他除了发呆无事可做――本来他是打算去照顾雷亚斯的,但是路斯迦尔坚持单独照顾雷亚斯,并且把他推出门外还关上了门,这可真糟糕。
    雷亚斯只有十二岁,而路斯迦尔已经二十几岁了――他比上个路斯迦尔至少大了四岁还多,这都让纳鲁觉得惊悚。
    在诺兰德,人族都是十五岁成年,而精灵是一百五十岁,耶缇的话则是二十岁,所以纳鲁觉得比较偏向人族的雷亚斯跟耶缇的路斯迦尔正合适,而跟现在这个人族的路斯迦尔……差太多了。他们年龄不配!
    纳鲁忧伤极了。
    虽然纳鲁知道自己不能想太多,也许路斯迦尔并没有那个想法,但是毕竟他的雷亚斯实在是太可爱了,至少他从没见过比雷亚斯长得更漂亮的孩子了,所以……他必须坐在窗外呆呆地看月亮,一旦房间里出了什么事,他肯定马上就能知道做出反应。
    但是纳鲁明显想多了,路斯迦尔在房间里什么都没做,除了照顾雷亚斯。
    第二天,纳鲁顶了一双黑眼圈出现在两个人面前,当然路斯迦尔知道为什么,可雷亚斯不清楚――精灵可跟人族不一样,他们很少失眠更很难生病,所以这对于雷亚斯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但它就是这么出现了。
    “纳鲁,你病了吗?”雷亚斯把早饭端了出来,“喝粥。”既然有病号,他就理所当然的熬了粥,又拿出一些青菜用调料拌了,最后还是没忍住,加了两根香肠切片。
    “我很好。”纳鲁舀了一口粥喝了下去,“非常好。”
    “你确定?”雷亚斯挑了下眉,转过头去看路斯迦尔,“你呢?”他一大早醒来就看见路斯迦尔在给他擦脸――虽然他怀疑即使自己喝醉了能吐一次两次甚至三次,可至于一直给他擦脸吗?于是他一大清早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发现自己的脸也确实被擦得满面通红……通过这件事他很确定,路斯迦尔可不是个会照顾人的家伙。
    “很好。”路斯迦尔回答他,然后伸出手去碰了碰雷亚斯的脸颊――这里被他擦得几乎破皮了,这可不怎么好……这证明人类的身体确实太脆弱了,实在是难以承受任何的刺激。不过同样,他也觉得自己做得真是太好了,让那个该死的女神远离他的专属厨师。
    雷亚斯往后退了退,躲过了路斯迦尔的魔爪。“我们得留在西格尔这里大概三四天,估计也没什么事做……路斯迦尔你要不然就去找找是不是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我嘛……就呆在旅店里好了,现在对出门这件事我心理阴影比较大。”他说着,让旅店的服务生收走了碗筷,“现在,我得去补眠。”
    之所以没提到纳鲁是因为雷亚斯觉得纳鲁根本就不用他安排而路斯迦尔不一样――这个路斯迦尔跟之前那个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又有……一些地方刻意地展示不同,这让他觉得恐慌,所以他必须得把他支开才能做点儿什么,但是纳鲁可没想这么多,他一见养子提到了他自己也提到了路斯迦尔就是没提到自己,心情瞬间跌到了谷底。
    于是,各自分工。
    纳鲁其实并不是没地方可去,他跑去老狄克那里看看东西的进程,并且又带去了一桶火酒。矮人们就是这样,单纯而又热情,对他们喜欢的饮料从来没有拒绝。
    而等路斯迦尔离开旅店之后,雷亚斯也换上了一身看起来纯洁万分的纯白色的长袍离开了旅店。
    实际上,没有人知道路斯迦尔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雷亚斯不是傻子,他在画那些石器图的时候也顺便画了一张路斯迦尔的画像并且打算找人去瞧瞧到底是不是有人认识这个人――之前的路斯迦尔那么厉害却被他简单得要命的杀死了,而第二天又出现个路斯迦尔,这让他不得不怀疑。
    难道他雷亚斯中了一种叫做“路斯迦尔”的诅咒?
    当然不可能有一种叫做“路斯迦尔”的诅咒,如果这个路斯迦尔是指的一个人类的话,或者说……是个凡人的话。
    雷亚斯深吸一口气,摸了摸小拇指上的那个空间戒指――里面装着的东西,最重要的就是那幅画了,路斯迦尔的画像。他先得去找佣兵工会,然后托人调查这个家伙到底是谁,甚至连名字……都有可能是假的。
    想到自己有可能是撞入了一个阴谋,雷亚斯觉得从头到脚都是冰凉的,甚至连血液都跟着凝固了……他需要稍稍让自己冷静一点,但是再冰冷下去他也许就会彻底被冻僵。
    “你还好吗?”一个声音传来。雷亚斯转头看去,是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手里还拿着一个箩筐,里面装着几文钱,“孩子,你还好吗?”老者充满了担忧的眼神让雷亚斯稍稍好过了一点,他摇了摇头,对老者笑了笑,伸手摸出了几个银币放到老者的箩筐里。
    “神会保佑你的,孩子。”老者伸手抓住了雷亚斯的手,“神会保佑你的……战神的凯歌已经奏响,孩子,你会获得真正的救赎。”
    救赎?
    雷亚斯摇了摇头,觉得这也就是最普通的祝福了,他也只能笑了笑,对老者表示了善意。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赶时间。
    “那个……你知道佣兵工会在哪儿吗?”雷亚斯左右看了看,也就只好选择问这个老者了,老流浪汉不引人注意,而且也清楚地形。
    “往左转,再一直往前走,有个叫‘砍头者’的破酒馆,佣兵工会就在它后面。”老者松开了手,让雷亚斯有机会离开。当他离开的时候,似乎有什么撕扯了老者的面部一下,然后,原本健康的老人瞬间跌到地上,两条腿一点儿能支撑他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半晌,老者才缓过神儿来,惊恐地看着自己箩筐里的银币,激动万分。
    而雷亚斯这个时候已经走进了佣兵工会并且找到了人去帮他调查画像上的人物身份,这并不是个困难的事情,但相对的,它也不简单。雷亚斯认为一定是有什么信息他自己遗漏了,所以他必须找出来才能有助于他查出真相。
    这个时候,在没有多少人注意的地方,路斯迦尔正跟一个卖着肉食的摊主慢慢聊着。
    “主人,那个小半精灵……去查您的消息了。”摊主的声音很低,即便是靠着他很近的人也听不到,除了路斯迦尔。
    “哦。”路斯迦尔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消息并没那么排斥。
    “您现在用的这具身体,是达苏安的诺瑞尔亲王的小儿子的。”摊主又说。
    “他很受宠?”路斯迦尔抬起眼看他。
    “不……他险些被害死。”
    “哦。”是的,不能用死去的身体,那会显得肌肉僵硬。
    “您之前用的那副身体,已经被烧毁了,请您放心。”摊主把各种肉类都用上好的皮纸包好,递给路斯迦尔。
    路斯迦尔接过肉,转身离开了摊子。他还需要买点儿别的东西。
    实际上他一点儿都不介意雷亚斯去调查他的身份――或者说是临时占用的肉身的身份。之前会让他杀死那个耶缇的身体也是因为那个身体的确不怎么样,想一想,那个耶缇本来就差点儿被翡翠森林里的魔兽吃了,他附身是救了他一命!居然不知感恩地想要挣脱,那么……只好让他真的死一回了,没有别的办法。
    路斯迦尔可不是什么“仁慈的神”,做好事还要做到底吗?
    不过想到他的小半精灵居然会去查他的身份,他也觉得这实在是有趣极了――半精灵,绝对不是如他展示的那样,仅对食物的制作有兴趣。
    于是,傍晚的时候大家又重新回到旅店,只有纳鲁一个人是最单纯而又幸福的,另外两个人可以说是各怀鬼胎,他们彼此算计但谁也摸不到谁的大门。
    四天之后,老狄克的石器做好了,雷亚斯并不着急使用它们,而是把它们放到了空间戒指里,准备去霍尔金帮他买的那个店铺里安顿下来之后再开始做关于食用油的创新――眼前这种情况,他一点儿都不相信谁家的旅店会让他在房间里把大石磨之类的东西拿出来一顿敲打。
    “好了,赶紧上路吧。”雷亚斯拿到石器之后就急忙要上路,甚至不管此时已经是下午了,他们如果现在走的话,天黑之前一定无法赶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
    “为什么不明天早上走?”纳鲁看了看雷亚斯,再看看路斯迦尔,而路斯迦尔似乎对雷亚斯做的一切决定都无条件同意。
    “明天早上走的话……我们可能会晚一天到达达苏安。”雷亚斯已经退了旅店的房间,正转身去后院取他们的马车,“我们现在就离开吧,纳鲁,这个地方我已经呆够了。”
    “那你不还是在翡翠森林里住了十二年。”纳鲁摇了摇头,对于他的这个说法表示了不赞同,“现在就出发?”
    “现在就出发。”雷亚斯很着急。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这么着急――如果不走,也许他就会死在这里一样,所以他必须走!
    路斯迦尔看着一切,他一向是听从雷亚斯的安排,这次也一样,但是……他却不认为会有什么危险……
    “快走吧!”雷亚斯催促着,人已经跳上了马车。
    没有办法,纳鲁只好也跳上马车,而路斯迦尔坐到外面――假使真的有危险的话,他毕竟还是个挂名的保镖。
    马车启动了,在街道上传出一阵哒哒哒的马蹄声,跑得飞快――午后的街道上几乎没什么人,尘土被忽然而来的狂风卷得扑面而来,甚至……连一些摆在外面的招牌也被卷得噼里啪啦作响或者是……直接被卷飞!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路斯迦尔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古怪,确信了雷亚斯的麻烦系数的确不小,而眼前这些……显然,是麻烦中的麻烦。
    “很久不见。”麻烦,这就来了。
    “是你?”路斯迦尔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家伙,“只有你?”
    “别误会,我不是来打架的!”来者举起双手,脸上带着一种近乎恶搞的怪异表情,“我是要对车里的人说话,男孩儿,嘿,记得我吗?我给你指过路!”
    作者有话要说:既然有那么神经病的女神当然也有恶搞的男神……
    44、四十四、厕所之神
    四十四、厕所之神
    给他指过路的只有那个上了年纪的乞丐,但是眼前这个人显然很年轻。雷亚斯打开车门探出头去,确信自己并没有见过眼前这个人,但是……他却在第一眼的时候就相信这个人就是那个上了年纪的乞丐……哦,不!应该说……里面应该是同一个……什么东西?
    能够进入人的身体……雷亚斯并不认为可以用“人”来称呼来者。
    “是的,男孩儿,我要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