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道尔一眼,“这一点你可比马奥塔强多了,瞧他眼睛都黏在那个半精灵身上了!”
    “嘿,他早就不在这里了!”被称作马奥塔的是那个金发男孩儿,“爱忒尼娅,你不能这样说我,我可是爱着你的,永远!”
    爱忒尼娅笑了起来。她身边的这几个男孩又有哪个不是爱着她的呢?
    听到他们在外面提起了诺瑞尔这个姓氏,雷亚斯想到了那个诺瑞尔亲王,而路斯迦尔的这身皮囊正好就是从这家里弄出来的,甚至他们都弄不到这身皮的名字――艾普罗?也许这就是这身皮的名字,不过雷亚斯确定这个艾普罗已经死了,毕竟附身的是个大恶魔而不是“仁慈”的女神。
    “啊哦!”忽然,面前出现一只手拿走了盘子里的一块排骨,雷亚斯惊叫了一声,瞬间就认识到那是谁――路斯迦尔,只有他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偷吃,“喂,你能不能……别这样,吓死我了!”
    “你的胆子,没这么小。”路斯迦尔看了看其他的菜色,确定了那盘看起来鲜血淋漓的排骨确实是他的最爱,“很不错。”
    “当然,糖醋的,味道一直不错。”雷亚斯很是自满,如果他能做出酱油来那就有红烧排骨了,但是他做不出来,他现在甚至连黄豆都找不到――据说大豆是毛豆的老年形态,可是他连少年时代的毛豆没找到,就是那种豆荚,外面长着毛毛的,煮熟了做下酒菜非常不错的豆子,但是他找不到,他也没找到,这让人烦躁。
    其实即使找到了黄豆也没用,他不会酿造酱油,更不会做大酱――据说这东西得发酵,而发酵的过程无法容忍。
    菜一道道地端上桌,而坐在餐桌旁的几个年轻人脸色彻底是变了――无论之前他们多傲慢,现在都变得面无血色了……惊恐还是恶心?也许都有。
    糖醋排骨的颜色是鲜血淋漓的,而那道鱼的感觉就是一大盆颜料,还有香肠腊肠之类的食物,当然更不用说炒菜的感觉了,总体上来说,这一桌菜在任何人眼里都不是正常人能吃的,尤其是正中央的那一盘据说叫做果味奶糕的东西,那玩意长得就像是一个个的人眼球!
    “呕!”爱忒尼娅捂着嘴撇过头,如果不是她没吃东西,现在一定能吐出来……雷亚斯欢乐地想,然后他默默地承认了错误――她已经吐了出来,只不过吐的是胃酸……瞧瞧,漂亮的女孩儿,骄傲的公主一样的姑娘……结果大吐酸水儿……真是太有趣了。
    其实这不怪雷亚斯,他只是不喜欢这个女孩儿的傲慢,当然他也清楚一个貌美的女孩儿是有资格傲慢的,可谁让她招他讨厌了呢。何况……菜也都是她自己点的,他也提醒了要闭着眼睛吃。
    耸了耸肩,雷亚斯转回厨房拿剩下的排骨跟奶糕――说白了,那奶糕就是发糕,只不过里面放了果味奶而不是水来和面。
    在碗底先抹上点儿花生油,再铺上些喜欢的水果,最后把稀糊糊的面糊到进去,上锅蒸透之后倒出来就会发现……这玩意长得真好看,就像是眼珠子!因为他放的水果也确实排列得有点儿像是眼球的切面,这不怪他,得怪水果。
    蒸了两锅,其中一锅在那位美女的面前,另一锅雷亚斯就准备自己家吃,再配上排骨,那绝对是美味,尤其是排骨汁,酸酸甜甜的,怎么可能不让人喜欢?
    “请出去吐,不然影响我们吃饭的心情。”雷亚斯把他们中午要吃的东西弄到桌子上,“路斯迦尔,纳鲁,叫珀尔下来吃饭了。”
    很快,珀尔就跑了下来。他已经学会了闭着眼睛吃东西的诀窍,而纳鲁早就免疫了食物的外表,更不用说路斯迦尔了。
    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开始吃饭,正好那几个年轻人要了那么多菜,他怎么能不把自己爱吃的留下一部分呢?餐桌上的食物很丰盛,当然长得也很惊悚,对面那一共六个人就这样瞪着他们四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大吃特吃……真是太恐怖了!
    “天啊!”爱忒尼娅胃里又是一阵翻滚,“你们把他们给我抓起来打――居然这样戏弄我!”
    “可是他们……在吃……”安道尔咽了咽唾沫,他觉得自己的胃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搅动,也许是一只爪子,也可能是……什么可怕的魔法,“他们在吃!”
    “他们吃的跟这些肯定不一样!”爱忒尼娅睁眼说瞎话,她亲眼看见对方拿着的那种可怕的点心,就跟眼球一样,但是她不能容忍有人这样拿着这种东西给她吃,更不能容忍……有人这样对待她,“你们到底是不是男人,连帮我出气都做不到吗?”
    “可是……”马奥塔为难地看了看纳鲁,那是个精灵,而精灵天生就比人类敏捷高智慧高,他们天生就是高敏捷的魔法师,所以即使他们有五个人也未必能打得过人家精灵……何况……那个似乎是叫做路斯迦尔的人,难道不会是艾普罗?
    艾普罗?诺瑞尔是爱忒尼娅的哥哥,不过他的母亲死得比较早罢了,而且他又是天生的魔武废柴,这都让他在诺瑞尔亲王府里毫无地位,所以他的失踪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视。但是马奥塔他们都清楚,亲王殿下必然要找到这个儿子,至少要让他留下个种――女儿迟早要嫁人的,嫁出去了,就不可能生个诺瑞尔家族的孩子了。
    但是肯定有人乐意替爱忒尼娅出面。
    “胆小鬼,爱忒尼娅小姐就是我们的太阳,连为她出气都做不到?”旁边的一个长得特别高大的男人站了起来直冲向那四个人的餐桌――他手里拿着一把巨剑,高高举起。
    “嘿,你打算加入吗?”雷亚斯仗着人小,一脚踹在那个高大男人的胫骨上――速度非常快,快到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躲开,而这一脚也正好让他摔到地上,巨剑也脱了手。
    “废物!”爱忒尼娅取出了法杖,她打算亲自教训下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爱忒尼娅,别跟他们计较!”安道尔拉住了她,“他们只是开餐馆的,你跟他们计较什么?”
    “没有人能这样,没有人能在我面前这样!”爱忒尼娅气坏了,“就算是国王陛下也会亲昵地叫我尼娅,他要求他的孩子待我如同手足――没有人敢对我这样,没、有、人!在砍贝希尔,对我无礼的人都应该被关进大牢!”这句话她确实没说错,她是个长得漂亮的女孩儿,父亲又是亲王,她又有非常强大的魔法天赋,被宠爱是天生的,怎么能让平民对她无礼呢?
    “爱忒尼娅,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们都清楚……”马奥塔从桌子后面绕过来,“可是……他们只是开餐馆的平民,我想他们也不是故意冒犯……”
    “马奥塔,你在帮谁说话?”爱忒尼娅气得脸蛋儿通红,“现在,我怀疑他是我那个废物哥哥艾普罗,他偷走了亲王府的秘卷钥匙,我要求逮捕他!”她指了指路斯迦尔,“还有他们,可能都是同党,一起带走!”
    这样做就显得有些过分了。安道尔没有动,马奥塔也没想过去抓人,但毕竟还是有人动的,他们虽然觉得刚刚那个小孩儿有点儿本事,但却不认为那是他刻意的,也许只是意外――争斗的时候意外很多,这也算是一种。
    剩下的两个人往雷亚斯这边过来了,他们甚至没想到去找军队帮忙,也许那样会让他们显得无能,但很显然他们并不想让爱忒尼娅不高兴。
    那两个是魔法师,一动手就会满目狼藉,所以雷亚斯推了推身边的路斯迦尔:“你去收拾了,别打坏东西!打坏东西没饭吃!”
    好吧,吃饭绝对是一件大事。
    路斯迦尔就是个绝对的外挂,他只是瞪了一眼,那两位魔法师就无法使用魔法了,而他只需要走过去把两个人扔到刚刚摔在地上的那个战神身边就可以了。扔过去的时候他专门低下头看了看那个战士。
    “怎么样?”雷亚斯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得踮着脚才能拍到,问。
    “他的腿折了。”路斯迦尔踢了下那个战士,“你力气很大。”
    “开什么玩笑!那是他摔坏的不是我踢坏的!”雷亚斯大声反驳他,“而且他举着那把剑的样子丑死了,难道我要让他把剑劈下来吗?”说完,他笑了起来,转过头去看那位美丽的爱忒尼娅以及她身边仅剩下的那两位护花使者,“我说,你们点了菜,不管吃不吃都是要付账的,对吗?”
    爱忒尼娅没说话。她心里一大堆事情在翻滚。虽然她是个骄纵的姑娘但她绝不是个愚蠢的女孩儿――刚才那个她根本就不知道叫什么的战士被眼前这个半精灵一脚踹到一边的时候她以为是偶然,而那两位法师可不是一般人,他们从小就接受魔法教育,都是世家子弟……却在那个长得像是艾普罗的家伙面前连一个魔法都发布出来……这绝不是巧合,绝不是!那家伙根本就不可能是她哥哥艾普罗,也不可能是一个小餐馆的服务员――他们绝对有问题!
    正因为他们有问题,而且……绝不是什么好问题,她也不认为刚刚自己的行为值得称赞,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对不起!”爱忒尼娅急忙站起来行了个宫廷礼,“刚刚是我鲁莽了,请几位不要介意。”
    “我们怎么会介意您这样的美丽女士来消费呢。”雷亚斯摊开手,瞪着接钱。
    “是的。那么我就放心了。”爱忒尼娅连忙给了二百一十个金币,“其余的是补偿,刚刚似乎弄坏了您的一个杯子。”她笑着解释,脸上都抽筋儿了,“安道尔,马奥塔,还不把这几个家伙弄出去,他们怎么能弄脏这里的地板呢!”
    58 五十八、原浆牡蛎
    爱忒尼娅的识时务给了雷亚斯很大的想象空间,当然这仅仅是他的脑补,而爱忒尼娅完全没有做过那些在他脑子里出现过的诸如爬上国王的床之类的可怕事情,她确实是个备受宠爱的未来女公爵,这没什么异议――前提是她的哥哥艾普罗不会被找到。
    爱忒尼娅表现出了贵族女孩儿的完美,她在意识到自己惹上麻烦的时候,马上放低姿态,把自己变成一个招人喜欢的姑娘。
    “现在,我还能做点儿什么?”她笑呵呵地说。
    “坐下,吃饭,然后离开。”雷亚斯坐回到椅子上,他对于饭碗里的食物兴趣很大,如果在这个季节能找到更加美味的海鲜的话,他会高兴得跳起来――不过显然这个任务不属于他,也许路斯迦尔乐意接受这个任务。
    吃饭,这个动作简直能要了人的命。
    爱忒尼娅愣愣地坐下,拿起了刀叉,而跟在她身边的马奥塔喝安道尔也只能过去。她先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两个男孩儿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们认命地拿起餐具开始品尝第一口那长得让人胃里翻滚的食物。
    食物有些凉,但入口的时候触碰味蕾产生的特殊香味儿却仍旧浓郁,这是单纯的烧烤或者水煮无法达到的效果――单纯的烧烤跟水煮,要么就让食物没有了水分,要么就是食物仍旧油腻得下口费劲,而嘴里的这些食物却克服了那种困难,尤其是有的食物……肉类却有着甜味儿,完美地去掉了肉食中的油腻感……
    爱忒尼娅看他们两个吃了第一口之后又吃了第二口,然后塞进去第三口第四口……这显然不太正常,她尴尬地看了看他们,手里的餐具也为难地往前探了探。
    “吃吧,不会毒死你的。”雷亚斯翻了个白眼,夹了一块排骨给路斯迦尔――一会儿要让他去打捞海鲜,还是先贿赂一下比较保准。
    然而路斯迦尔却是绝对被这一块排骨给感动了,也许不是感动是惊吓,但他的的确确觉得这件事很不容易发生,但是它发生了。对于路斯迦尔来说,他的上个肉身被雷亚斯杀死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小家伙实在是太适合做恶魔了,而现在对方稍稍表现出来的这一点点温情,甚至还是在知道他是恶魔的情况下表现出来了……简直让恶魔受宠若惊。
    “吃,”雷亚斯挑了挑眉,“然后……我们一会儿要去海边,有快速通道吗?”
    “有。”路斯迦尔很诚实地点了点头,“我可以带你瞬移过去。”这个方法神也会,不仅仅是。
    “太好了。现在这个季节……应该会有很多海鲜,我们以后就可以改善改善伙食……说实话,除了那些河里的大头鱼,我还真没见过水里的什么生物呢,这真不科学!”雷亚斯撇了撇嘴,完全不去看另一桌上的三个人怎么狼吞虎咽的。
    所以说,眼睛其实是挺靠不住的东西,现在吃上了不就停不下来了嘛。
    “你们要去海边?”纳鲁惊讶地问,“离这里可不近!”
    “他会瞬移。”雷亚斯却不觉得什么,反正能用就用,不用过期可就作废了,现在这位恶魔先生还乐意为他服务,他干嘛要拒绝?
    吃过饭,纳鲁自告奋勇地收拾餐具,雷亚斯就抓住了路斯迦尔让他带自己去海边――他准备了小刀、罐子、木桶还有各种各样的绳子,这些就足够了,他不能指望自己下海里去撒网捕鱼,织一张网的耗时实在是太长了,他完全可以用自然系的魔法弄一张网,尤其是……在他还不怎么会撒网的情况下,弄网也过于古怪了些。
    一转眼,两个人就到了海边。
    海浪拍打在海岸上,咸湿的空气钻入鼻腔,脚下的砂石透出一种可以说是温暖的感觉来……雷亚斯深吸一口气,耳边传来的海涛的声音让他有种冲到海里的冲动,但那仅仅是冲动,冲动是魔鬼。
    “怎么样?有什么能吃?”路斯迦尔挥了挥手,瞬间海潮退去,露出一大片发白的海滩来。
    “很多。”雷亚斯冲他笑了笑,冲到一块石头旁边,如果他没看错,这简直就是……恶魔的奇迹!伸出手去摸了摸石头上的那些凹凸不平的泥泞,越摸感觉就越对,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绝对没错!
    一只海鸟飞了下来,直奔那块石头而来,显然,它也发现了美味。
    “滚开!”雷亚斯瞪了海鸟一眼,伸手一个冰锥把它冻到一边,“路斯迦尔,把它放到戒指里,回去之后我们可以把它炒了吃!”什么叫虎口夺食?这只鸟诠释了虎口夺食的下场。
    把石头仔仔细细排查个遍,雷亚斯终于知道,自己的表演时刻到了――他拿出一把小刀,把刀刃掰成钩子形状,又用手试了试这钩子的力度……很好,他笑了笑,举起钩子,用力刨了下石头――只听得咯嘣一声,哦,不是咯嘣,仅仅是一种撕裂的声音,一大坨泥巴一样的东西就从石头上被拽了下来。
    “斗气?”路斯迦尔看见了雷亚斯用上了些斗气。
    “嗯,只是四级斗气而已,我怕力量不足,弄不下来这玩意。”雷亚斯解释道,把j下来的一大坨泥巴扔进了大木桶里,“我们回去要好好清洗这个。”瞧瞧那只冰冻海鸟,他确定绝对不是这么一只在跟他抢食,所以他得动作快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
    一块又一块的泥巴被拽下来仍旧木桶里,路斯迦尔完全不了解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这东西居然还能吃――吃泥巴,这可真无法理解。但他愿意相信雷亚斯,毕竟他也的确找到了那么多能吃的好东西。
    j下来了不少泥巴,雷亚斯让路斯迦尔把海水涨上来,而他则可以带着这些战利品回去了。路斯迦尔照做,那些战利品他也都装起来带了回去――雷亚斯认为他自己的空间戒指里的空间不足够,所以魔王陛下就把所有的食物都塞进了自己的储物空间里。
    回到“请闭眼”,爱忒尼娅他们三个还留在那里,尤其是爱忒尼娅,对于那一桌食物,她表示了非常大的兴趣,甚至乐意留下为她之前的无礼做些弥补。
    “不需要。”雷亚斯瘪了瘪嘴。
    “我坚持。”她拉住那两个男孩儿,“他们也一样。”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们就帮我把这个挖开吧。”雷亚斯并不觉得他们是客气,或者说他们确实是客气而他也知道,但是白来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他绝不是个好老板,“已经用魔法清洗干净了,你们跟我这样,用小刀把它挖开,取出里面的肉就可以了。”这个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非常的困难。
    那是一种贝类,层层叠叠的,你不知道哪个壳子里会有贝肉,而且……贝肉这种食物在诺兰德也不是广泛被熟知的,所以三个人也仅仅是知道那是食物却不知道该怎么食用,更不知道……那东西到底该用那只手去拿!
    它们看起来脏透了,即使清洗干净了。
    雷亚斯拿起一块,用刀背敲了敲贝壳,确定了里面有肉之后,用薄薄的刀刃在贝壳中间撬进去再用力一掰,就成功分开了两个壳子得到了里面的贝肉。
    “这东西叫牡蛎,味道还不错。”他拿起刚刚被挖开的贝肉塞进了嘴里――原汁原味,没有污染,这简直鲜美得不可思议!“如果有点儿老醋加上芥末……味道会更好,不过这也不错!”
    “就……这么吃?!”爱忒尼娅咽了咽口水,她看起来就像是要昏倒了一样。
    “味道很好。”海水本来就是咸的,连带着贝肉都发咸,根本就不用加调味料了,不过据说芥末能杀毒,所以吃生食的时候放一些很有好处,可是……他现在没有芥末,只能这样了。
    路斯迦尔在一旁看了看,也学着雷亚斯的样子撬开一个贝壳,得到了里面的贝肉――白色的,还有点儿黑色的东西……这个似乎……是美味?
    “吃啊,瞪着它能长出花儿来吗?”雷亚斯看了他一眼,低头去挖第二个。其实之前他并没有挖过这个,仅仅是看别人挖着很有趣,之前他也只不过是在海边上跟着挖牡蛎的邻居家的大人溜达顺便卖个萌进而得到达人们的投喂而已――而那个时候他还是方磊。
    路斯迦尔很听雷亚斯的话,关于食物这方面。所以他张嘴就含住了那个贝肉――确实很鲜美,这东西汁水很多,略略带着一丝甜味儿,还有……无望之海的味道,对,就是那个味道,很绝望也很可口。
    “不错吧?”看着路斯迦尔渐渐亮起来的眼睛,雷亚斯笑弯了眼。
    好在他们捡回来的牡蛎很多,所以即使是被边挖边吃也还是剩余不少,剩下的这些就可以用来烹饪了。雷亚斯的脑子里已经想好了无数的菜式――炒蛋、蒸蛋、熬粥、炖汤……少了牡蛎都会少鲜味儿的,现在牡蛎找到了,他的鲜味儿也找到了。
    所以说,没有味精跟耗油的世界也真是太苦逼了。现在唯一让他无法放心的就是酱油,但是谁来告诉他……酱油那东西到底该怎样去找代替品?
    晚饭的时候,雷亚斯熬了一锅粥,放了牡蛎跟鸡肉丝,当然了,姜丝跟醋是不能少的,即使那些醋并不跟地球上的一样。
    “那个爱忒尼娅明天还会过来?”雷亚斯看了看一旁跟安道尔说了半天话的珀尔,问道。
    “可能吧,她似乎对你的手艺相当的迷恋。”珀尔笑着回答。
    “她迷恋的可不是我的手艺,更不是‘请闭眼’的食物。”耸了耸肩,雷亚斯给路斯迦尔
    作者有话要说:请不要效仿文里的人们那么吃海蛎子,现在海水污染好严重……海蛎子的质量也下降了太多。
    59 五十九、神秘武器
    雷亚斯的话没错。爱忒尼娅迷恋的根本不是食物,再美好的食物也没有权势让她心驰神往,而这家店里有一个长得跟她失踪的那个异母哥哥几乎一模一样的家伙,她当然不能放过这里――如果能打得过那是最好,如果……这里的人她惹不起的话,就算是这里卖的是猪食她也会天天光顾的,顺便,每天带来几个跟艾普罗接触过的人……当然了,也包括一些强者,她必须把计划做得万无一失。
    连续一个月,爱忒尼娅都会带不同的人来到“请闭眼”吃饭,这些人当然也是从最初的恶心到之后的闭着眼大吃特吃,甚至成了常客……这位爱忒尼娅功不可没,当然,她的目的也渐渐显露了出来。
    “路斯迦尔,你姓什么到底?”爱忒尼娅又一次在角落里堵住了路斯迦尔,“你长得真的很像是我哥哥,不过你比他厉害得多,他魔武都不行。”她冲他笑了笑,“父亲因为他失踪的事情伤心极了,甚至卧病在床――如果你能跟我去看看他的话……我想他的病症马上就会好转的。”
    路斯迦尔没有跟她说一句话,也不打算跟她说什么话,所以他很淡定地绕过这位美女,直奔后厨去找他的专用厨师。
    “我的炒勺呢?”雷亚斯站在灶台前,发现他可爱的炒勺不见了,而客人点了一盘蛋炒饭,他需要他的炒勺。
    “昨天一个兽人买走了。”路斯迦尔靠在厨房门框上看着他着急的模样,心情很好。
    “哦,我不是说不卖吗……好吧,我记起来了,还是卖了的好……”一口炒勺而已,兽人出价是五百金币,简直够买一百口炒勺还附带一大堆厨具的了,干嘛不卖?雷亚斯敲了敲脑袋,想起来正是他自己一时贪念造成了眼前的局面,“对了,蛋炒饭……炒饭……太好了,这里有这么多的蛋!”灶台上放着今天早上买来的一盆鸟蛋,另一边是昨天晚上剩下的米饭,现在除了一口炒勺之外,他什么都具备了,“路斯迦尔,去铁匠铺定做一口炒勺!”
    “珀尔去了,下午能做好。”纳鲁在楼上听到雷亚斯的话,急忙喊了起来,他用魔法把自己的声音扩大无数倍,让雷亚斯在厨房里也能听得真切。
    真是太好了,现在没有炒勺!
    雷亚斯只能晃了晃他的手腕,让他的那个神奇的臂环起到点儿可以参与日常生活的作用――变成炒勺。
    金光一闪,一口足够大的炒勺出现了。
    路斯迦尔眯了眯眼,没再继续站在那里,而是转身走出“请闭眼”的大门。
    他没有看错,绝对没有看错!如果说之前他怀疑那个随时能拿出来的金色的锅是什么或者它是怎么来的……那么现在他就毫无怀疑了。
    最初他会占用那个耶缇的身体去翡翠森林为的就是那个……但他没想到的是……雷亚斯会把它当成一口锅在用。那个东西的用处远远大于一口锅,甚至……比任何一把剑或者一把法杖都要强大,那是一件武器,从神域流落人间的终极武器。
    为什么雷亚斯能使用它,这件事路斯迦尔也觉得十分奇怪,因为按照常理来说,除了神魔,无人能使用一件来自于神域的武器,并且是那样一件只有战神使用过的神器。在神魔大战之后的典籍中,记载得很清楚,那件武器是恐怖而又威力无穷的,没有人知道它怎样使用,除了亲眼见过它出鞘的人之外,也没有人知道它的形状――得庆幸的是,记录这个的那部典籍并不存在于人间,否则的话……来找雷亚斯麻烦的就绝对不会是那个阿美莉卡的蠢女神了。
    见到那件武器,路斯迦尔瞬间确认了为什么女神会找雷亚斯麻烦的原因。这样一件武器,在任何人手里都不如在自己手里保险,她会想要也是正常。
    亲身领教过那件武器的厉害,路斯迦尔相信就是一万个审判之锤也碰不过那一件宝贝,只不过……现在的情况绝对不是那件宝贝武器的真实模样。谁能想到一件最为厉害的武器会是一把炒勺或者是一把平底锅?
    如果雷亚斯手头上缺少了一个盘子也许它就会变成一个盘子里面还装满了食物。
    怪不得,雷亚斯能看见战神井,也能从里面取水。因为他确实是受到神眷的人,至少……战神很眷顾他,尽管战神已经死了很久。
    深吸一口气,路斯迦尔尽管不需要呼吸,但他仍旧需要做出一个姿态来表示他还活着,或者是……他还装作活着。对于他来说,那个死去的战神并不算是敌人,至少找回了一半的记忆之后,他觉得自己对那个死去的家伙……确实很不错,而那个家伙也并没有对他怎么样……他们之间或许是误会,也或许仅仅是立场不同――于是战斗,于是死亡。而死亡的人,毫无意义,活着的,还有可能被他拐带到魔域里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主人。”恭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路斯迦尔点了点头,示意那个人坐下。他们见面的地方是一个非常宽敞的广场,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他们自己想要坐下的位置。
    “珀尔申请了魔武学院的职位,之前他在祈祷团任职。”
    “罗西亚,我让你做什么你该知道,不要乱做事。”路斯迦尔冷冷地说。
    罗西亚低下了头,承认了自己的自作主张,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下次你不会这么好运。”路斯迦尔看了他一眼,“别浪费你的好皮囊,罗西亚。”
    “是。”罗西亚动了动喉头,紧张的感觉让他只能干咽下什么,却一点儿唾液都找不到,这不是他的错……任何知道他主人能力的家伙都会害怕――他会用各种手段惩罚人,任何人,惩罚的是灵魂而不是身上那简简单单的皮肉,所以他害怕。
    一阵微微的空气波动,路斯迦尔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这里是魔武学院的广场,广场上刚刚有两个年轻人谈论关于魔法与斗气的问题,然后他们都离开了――这就是外人看见的情形,而实际上,只有罗西亚知道他流了多少冷汗,甚至回到寝室的时候他的脚都无法顺利地听从他的使唤。只能靠着魔力慢慢挪动双腿才能到达寝室的罗西亚现在完全是凭着他那点儿可怜的恶魔的力气来支撑他了――就算是恶魔,他也是手脚冰凉得像是个鬼魂。
    这是罗西亚成为恶魔之后第一次被他的主人警告,而警告的理由就是他不老实,实际上……他也确实不老实。
    一个恶魔去勾引一个凡人――即使是精灵,罗西亚也觉得这个方法糟透了,但他必须得去做这件事,即使换几个躯壳也无所谓。
    精灵确实交出了他的爱情,但这不能证明恶魔就不能让他爱上自己,罗西亚天生就是诱惑之魔,他知道该怎么取回一个人的爱情,只不过,他想知道为什么他老大想要他去勾引一个精灵。
    想一想他之前勾引过谁――玛普王国的国王陛下,竺旺的公爵阁下,兽人族的公主殿下……这些都非常有价值,但是一个精灵,魔王在上,这绝对没什么价值,精灵的三观太成问题了!
    但是罗西亚没有任何选择,他必须接近纳鲁并且获得他的爱情,至于那个珀尔,既然主人说与他无关,那他也只能不去管他。
    每天都会有恶魔进到“请闭眼”吃饭,路斯迦尔会告诉雷亚斯哪个是他的手下,这样雷亚斯就能够任意发挥他的想象力,把那盘菜做得更加惊悚恐怖,让人看着就反胃。通常情况下,长得越丑的食物味道就越好,至少在“请闭眼”里是这样的。
    一个长得非常高大俊美的恶魔付了一大把的金币,为了他刚刚吃掉的蛋炒饭:“这可真不错,我喜欢这里。”他对雷亚斯说,“亲爱的,你看起来还这么小!”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年轻得很。”雷亚斯把金币塞进他的围裙里,“还需要别
    恋耽美
    - 肉肉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