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秘境试炼(剧情章)

      到了十日后的秘境试炼,黎灵鸢便明白了今安的用意。
    秘境中表面春和景明,实际暗藏杀机,比如一汪清澈见底的小池塘,却会在有人靠近时突然从中冒出许多巨型食人鱼将人拖入其中。
    比如那些草地上趴伏着的那些看起来弱小无害的动物,在人们放松警惕后就会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将人吞吃入腹。
    好在秘境试炼倒不会真的让新晋弟子命丧于此,若是有人在秘境中受到生命威胁,那人便会立即被弹出秘境,试炼也就此失败。
    那些被弹出秘境的弟子,他们的肉体或许还活着,精神上会受到多大创伤便不得而知。并且未通过试炼者还要继续提升修为磨练心性,参加补考,补考若是再次失败,那便只能自请退宗。
    这样危险的秘境,对于黎灵鸢来说毫无威胁,这里的所有生物都对她很畏惧,就连看守澄心雪莲这种珍稀草药的高阶灵兽也对她卑躬屈膝,乖乖让开了路任她前去采摘。
    而其他弟子进来不过几刻钟,多数已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这里的灵兽等阶太高,甚至无需伪装便能将他们这些修为低微的修士一网打尽。
    至于灵兽们为什么费尽心思弄出清澈池塘与柔弱外表,大体是出于灵兽自保与防卫的本能。
    黎灵鸢擅长的法阵在这个秘境中也同样难以自保,若是没有今安她难免要受伤,如今她有所倚仗自是乐得轻松,对于其他弟子却实在不公,且有作弊之嫌,或许她应当用些法子除去今安的气息。
    可转念想想,今安毕竟也是出于对她的担忧,她不好辜负今安这份心意,在心里挣扎一番后,她还是选择安于现状,狐假虎威地接受着众灵兽对她的畏惧。
    黎灵鸢在路途中与许多弟子打了照面,有些人见她一路畅通无阻,便也跟着她走,不知不觉,她身边已经聚集了十多人,耳边传来纷杂的议论声:
    “灵兽似乎都在刻意避开她。”
    “那个血兔怪距她三丈远时便吓得钻入洞中。”
    “这里的灵兽诡秘莫测,跟着她走是为上策。”
    黎灵鸢任由其他弟子跟着她,因不知怎样才算是通过秘境考验,她漫无目的地踩着地上翠绿的小草,悠哉地散步,欣赏着秘境美景。风吹拂的树叶的声音沙沙响起,远处偶尔传来灵兽的叫声,天清气朗,一片祥和。
    此时,秘境外用天镜观看的众修士正在谈论:
    韩姒悄声对离垣说道:“这小弟子与师祖关系匪浅,有她在还怎么试炼?”
    离垣附和:“这秘境便是老祖开辟,所有灵兽都是老祖抓来,灵兽在她身上闻到老祖的气息必然怕得要命。”
    韩姒笑道:“确实怕得要命,就像你一样。”
    离垣窘促地轻咳作为掩饰:“咳咳咳...”
    其他不知内情的修士也都胡猜乱想,言三语四。
    北俞峰长老复岩听到韩姒与离垣的话,在心中暗自琢磨半晌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为了控制事态走上前去,提出个解决方案:“那便让这弟子直接晋级到最后一重秘境。”
    众人没有更好的办法,都表示赞同,复岩略一施法,便将黎灵鸢单独转移到了秘境最深一重:底渊。
    在秘境中,黎灵鸢手中的弟子牌闪烁,她低头看去,忽然周围风景变幻,她的身体开始迅速地下坠,落入了一个似乎靡所底止的空洞。
    忽然冰凉的水包围而来,黎灵鸢挣扎着向上浮起,游到了岸边,待到气息平稳后,她疑惑地望着四周的岩壁与正中心幽暗的水潭。
    这是哪里?弟子牌闪烁是何意?黎灵鸢观看着已经暗淡的弟子牌,心中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她应当多做些功课再来参加秘境,不然也不至于对现状浑然无知。
    如今后悔也是徒然,不如找出离开秘境的方法,黎灵鸢站起身,用法术烘干了冰凉地贴在身上的衣物,踩着潮湿的地面向前走,拍了拍坚硬的石壁,这里四周都是密封的,唯有上空开了个小洞,透下一些微光。
    她是阵修,不能像剑修那样直接御剑飞上去,不过阵修自有阵修的办法,她在地上画了一个传送阵,直通向上方,注入灵力启动阵法后,她瞬间便被转移到了洞口处。
    要说传送阵哪里不好,就是传送过程会有强烈的眩晕感,她站在原地缓了一会,还未看清周围的景物,便有熟悉的声音在后方响起,“黎儿。”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黎灵鸢震惊地回首,看到了站在身后的今安,他穿着一身黑色外氅,内配白色中衣,腰间系着黑金的带子,坠着块精巧的玉佩,黑红色的蔽膝上纹着她看不懂的繁复花样,黑发没有束起,就随意地披散在身上。
    “今安怎么在这?还有这衣服...”黎灵鸢走上前去拽住他的衣袖,端详着袖口上的精细纹绣。
    此时在秘境外用天镜观察的众人已经炸锅了:
    “那是...师祖吗?”
    “底渊是幻境,除了这弟子本人外一概都是虚幻的。”
    “新来的弟子应当没见过师祖,为何出现师祖幻象?”
    “师祖向来渺无影踪,或许是意外碰见也说不定...”
    听着众人讨论,云其和在一旁抱着琴嘲讽道:“蠢,师祖从不穿黑衣,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梦魇。”
    黎灵鸢并不知道在秘境中发生的事都会被天镜映照出来,更不知自己身处幻境,她如往常一样亲昵地与他谈话,“今安怎么在这里,不是叫你在府中乖乖等我吗?”
    秘境外面的众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今安在她脸颊轻吻:“因为我很想你,实在等不及故而来此地与你相见。”
    “你怎么说话这么顺畅?”黎灵鸢奇怪地看着他,今安应当是不会说长句的。
    “顺畅?往日里我也是如此讲话,是黎儿记错了吧。”今安的黑眸闪着水光,声音也甜腻妖冶,手顺着黎灵鸢的腰向下摸。
    天镜前,除了云其和瞪大眼睛盯着天境,众人都默默遮挡住眼睛,捂住耳朵,“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云其和怒道:“区区梦魇竟敢这般亵渎师祖,冒用师祖模样做出此等狎昵之事,改日我必定要将这魔物抹杀。”
    秘境中,因眼前的今安莫名让她感到不快,黎灵鸢制止了他的动作,“今安可知此处是哪里?”
    “自然是你所想之处。”话音落下,黎灵鸢这才发现她正身处于自己的洞府中,今安拉着她走向床铺,她本能地甩开了他的手后退。
    在他那双阴郁而晦暗的眼眸望向她时,黎灵鸢拧起了眉,今安的眼神从来都是温柔潋滟,让她心痒难挠,可眼前这人除了脸与今安相似,其他一概不如今安。
    真是拙劣的模仿啊,黎灵鸢迅速理清了现状,面前这东西应当是一种名为梦魇魔物,故意侵入她的头脑中,偷窥到她的部分记忆,再添油加醋编织出虚幻场景,引诱她上钩。
    黎灵鸢错开梦魇的视线,在空中快速画了一道循环重阵,幻境因其为虚幻之境,构建时需要消耗大量灵力,若是循环重阵这种同样消耗大量灵力的阵法在幻境中开启,便会飞速地消耗掉构建幻境者的力量。
    她刚要开启阵法,只见床榻上的男子化为可怖的凶兽向她扑来,但在碰到她之前,阵法启动,幻境瞬间破碎,身前的弟子牌光芒大盛,她眯起了眼,清霞灵鹤特有的那婉转悠扬的声音传来:
    “第一位通过试炼之弟子,黎灵鸢。”
    这便通过了?竟是第一个通过的,黎灵鸢有些心虚,她站在秘境出口环视周围,祈祷快点出现下个通过的弟子,让她别显得太突兀。
    还好这里并不只有她与灵鹤,前方有许多师兄师姐都围着一块大镜子,她正要走上前查看,刚刚还在发光的弟子牌突然变得暗淡,她拿着牌子仔细端详,发现这玉牌似乎变得与从前不同了。
    “恭喜师妹!这么快便通过试炼,已是千年未有的奇事。”
    黎灵鸢抬头看去,面前是一位笑得很憨厚的师兄,她连忙行礼,说道:“见过师兄,我只是侥幸而已。”
    话音刚落便又有人向她道喜,那些本来围在镜子旁的人陆续地向她走来。
    有活泼貌美的师姐扯着她的衣袖问:“我观秘境中出现师祖幻相,师妹竟见过师祖?是在哪里得见?”
    还有师姐直接将脸埋在她身上嗅闻:“这气息与师祖的好像啊!”
    也有几人铁青着脸站在远处看她,“可怕,实在可怕,这气息重得让我觉得站在那里的就是师祖。”
    黎灵鸢不擅长应付人多的场合,正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时,发现韩姒就在不远处,依旧提着那个大钟,格外显眼,黎灵鸢一边敷衍着周围人的问话,一边向韩姒靠近。
    “韩老师。”黎灵鸢上前行礼,话音未落,便见韩姒身边的离垣迅速消失,韩姒靠在大钟边上忍俊不禁,“哈哈哈,你又把他给吓跑了。”
    黎灵鸢歉意地在心中向离垣赔罪,韩姒也笑够了,开始帮着她解围:“行了,你们也别都一股脑地围着她问东问西,来日方长,继续看天镜吧,其他弟子的试炼还未结束。”
    “天镜?”黎灵鸢抬头望向那面大镜子,才发现上面映出了秘境中的景象,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方才在秘境中,梦魇扮作的今安曾试图勾引她。
    若是当时她没认出来,做出些不恰当的事情,岂不是会在众人面前丢尽脸面?这个猜想吓得她一身冷汗,黎灵鸢向众人告辞,连忙赶回洞府,施展几次循环重阵来确认自己是否身处现实。
    今安凑上前揽住她问道:“在做,什么?”
    黎灵鸢将脸埋在他胸前,抱住他的腰,声音颤抖地说道:“今安,好可怕。”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