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独身养父(H) 作者:小浓经济

    分卷阅读14

    独身养父(H) 作者:小浓经济

    分卷阅读14

    自己带来致命的快感,手指越插越快,几乎疯狂的自己抽插起来,嘴里浪叫连连,“啊…爸爸的…鸡巴…啊…再快…爸爸…哥哥…好哥哥…穴好舒服…要被你干死了…”

    老王欣赏着这出活春宫,耳朵里都是天天软媚的呻吟,也动起手来,握住大肉棒快速撸动,“宝宝,哥哥插到你的子宫了,小子宫咬住了大龟头。”

    “啊…进来了…子宫被肏到了…哥哥…用力…用力肏我…”小手在阴穴里越插越深,两根指头不够,就加成三根,然后变成四根,如果不是花穴娇小,可能一个巴掌就要塞进去了,眼角带着醉人的桃红色,眼泪已经不知何时没有再流下,全变成汗水,覆盖在晶莹的肌肤上。

    “啊啊啊…到了…哥哥射给我…小屄要去了…”天天大叫着,穴里战栗着争前恐后的喷出潮吹的花液,将身下的床单都打湿了,老王同时也射了出来,对着天天白嫩的脸蛋,上面全是淫靡的精液。

    “要想老子不追究你也不是不可以,今晚你主动骑着大鸡巴,伺候大鸡巴一晚上,中途不准睡觉,不能停下。老子就算了。”老王用脚踩在湿漉漉的阴户上。

    敏感的阴户又传来一阵快意,天天哼哼着夹紧双腿,面露乞求,平常老王主动他就负责躺平都只能坚持到半夜,此刻要他主动,还要通宵,这简直是要他的命啊,“不…不行的…爸爸…绕了我这一回吧…”

    “哼。”老王甩头就要出去。

    “好…好,我答应你…”天天连忙哭着抱住他,生怕他转身离去,再也不回头了,只要能让老王不再计较这件事,怎么样好。

    老王心里得意死了,却面不露声色,拍拍天天的头,“别担心,哥哥会帮你的。”

    结果他的帮就是用两根细绳子绑住天天的奶头吊在吊在房梁上系紧,天天骑坐在他身上上上下下运动不影响,但凡他不小心睡着了,趴下身子休息,乳头就会被扯住,这样他就不会不小心睡着,或者偷懒了。

    天天哭着一张小脸,红肿的眼眶,看得人可怜极了,可以老王根本不为所动,舒舒服服的躺平了,把天天抱起坐在自己的肉棒上,勃起的肉棒插进天天的花穴里,威胁道“自己动,别说老子欺负媳妇,中途你想换就换,哪个穴痒了就坐在鸡巴上磨一磨,不过别想偷懒,如果被老子发现你只是坐在上面不动,那么后果你是自己知道的。”

    “呜呜呜…”天天哭着点点头,扶着老王的腹肌慢慢的用花穴吞吐起肉棒来。

    老王舒舒服服的享受着花穴的自动全方位按摩服务,闭着眼睛打瞌睡,感觉身上的人一直没有停。

    结果他闭着眼睛真的就睡着了,不过心里还是惦记着他的可怜宝贝,睡了一会儿又醒来,感觉肉棒插在高温紧致的肠道里,也不知道身上兢兢业业骑乘的儿子高潮了多少次,他感觉腹部和下身都像泡在水里似的,湿漉漉的,却也不睁开眼睛,听着儿子断断续续的呻吟,然后射了一次进菊穴里。过了一会儿,又睡着了。

    天天做到半夜,听着老王睡熟了的鼾声,他实在累极了,骑坐在老王的胯上停下歇一歇,渐渐的…眼皮沉重,就在他快要倒下去的时候,胸上传来一阵撕扯的疼痛感。

    “啊…”疼痛唤醒神智,天天惊醒,恨恨的瞪着眼前的两根可恶绳子,又不得不瘪着嘴揉揉眼睛继续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的运动身体。

    一直到鸡打鸣,天边露出鱼肚白,天天几乎是形成条件反射的在老王身上前后慢慢摇动,眼皮都睁不开了,满面倦容。

    老王神清气爽的醒来,看着坐在自己身上打瞌睡的人儿,为了避免乳头被扯疼,腰板笔直的坐得好好的。

    而鸡巴已经软在泥泞的花穴里了,一晚上都肏着穴,自然也不存在晨勃了,老王轻轻的把天天放下来躺在床上,拔出肉棒,带出来各种浑浊的液体,而粉嫩的两个小穴没了肉棒撑着,又乖巧的闭拢了,没有红肿疼痛,依旧温软绵弹。

    老王低头把圆滚滚的两个乳房里的乳汁吸空,把阴户上乱七八糟的液体舔干净,然后又给两个穴都擦上药,关上门让天天好好休息,这才去做早饭和带儿子。

    天天这一觉一直睡到傍晚,等他睡饱了醒来,老王做好了饭等他吃饭,两父子正在院子里玩。

    阳光的余辉洒满整个小院,温暖的饭菜香味萦绕在鼻尖,空气里回荡着丈夫和儿子欢快的笑声,天天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可是却和以前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的,都怪那个可恶的淫魔!

    这天晚上老王难得好心的放天天睡了个好觉,甚至连一贯要放在穴里睡觉的的习惯也弃之不顾了。

    这下天天倒是不是滋味儿了,心下怀疑,他会不会是嫌弃自己了?嫌自己脏?天天越想越难过,眼眶不由地就红了。

    中午,该带着儿子午睡了,可是经过昨天的事,他已经不敢放心的午睡了,再三确认门都锁好,这才带着儿子上了炕,躺在同一张床上,同一个位置,一闭上眼睛黑暗涌上来,就跟昨天中午被蒙住眼睛一样……也跟昨晚和老王关着灯做爱一样……

    天天根本睡不着,脑海里胡思乱想,将昨天中午还有晚上的事情都想了一遍,愈发…觉得昨天中午那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就和…昨晚老王给他的感觉一样!

    一瞬间,天天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关好了院门却能有人进来?而且小心翼翼的连儿子都不惊醒,明明感觉很粗暴自己却没有受什么伤,家里也没少什么东西。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老王!

    作家想说的话

    欢迎大家收看 老王闷声做大死 系列第二节 ,相信我,此系列绝对没有第三节了!(顶着锅盖逃走...)

    第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天天的御夫术(浴室和好h)

    晚上老王回来,一进门发现天天和儿子没有像往常一样迎接他,他喊了几声,也没有回应。

    他几个房间都找了一遍,都不见人,心下奇怪,只剩下后院堆杂物的小木房没有找了,那里平常天天是不会去的。

    不过他还是去找了一下。

    刚走进去,身后的门却突然关上了,老王叫道:“天天?”

    然而回应他的是门外上插销的声音,老王拍门:“天天?是你吗?你去哪了?”

    门外还是没有声音,老王心里了然,知道肯定是天天在捉弄他。

    屋子四处密闭没有窗户,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老王伸手想开灯,“哒哒哒!”的拉了几下开关,却没有亮起来。

    这时候屋外的天天终于憋不住,声音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兴奋:“别费劲了,灯泡我下了。”

    听到门外是天天,老王安心下来,隔着门道:“宝宝,别闹了,快放我出去?”

    天天

    分卷阅读14

    分卷阅读14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net